日本研究,日本起诉他杀了二十万日本人

作者:军事资讯

图片 1

整体来看,在公众留言中占比重最大的是反对战争与向往和平,此种反战情感多是基于原爆后的惨状而形成。未成年人的参观感受最为典型、直接,表现为恐惧与震惊等。作为战争纪念馆,广岛和平纪念馆在展现战争的恐怖方面有明显效果,参观者普遍感受到战争的残忍性,但在战争历史的教育方面却作用了了。对于纪念馆的这个特征,也引起了部分参观者的质疑。

第一次,发生在公元1274年,进攻日本的远征军由朝鲜扬帆出海,驶往九州岛,远征军共两万五千人,其中蒙古人和高丽人大约各占一半,还有部分女真人和少量汉人。结果遭到日本镰仓幕府的抵抗,失败了。日本人称此次战役为“文永之役”。

北京市中小学生社会实践大课堂又添新去处——北京市南郊、大兴区采育镇融青生态园、携手全国首家兵人文化体验馆,共同推出了军事文化普及创新展览形式——全比例军事模型体验馆,这也是全国第一个专门面向中小学生的、囊括全部军事模型比例的展场!通过喜闻乐见的模型展示,专门面向中小学生普及国防军事文化。日前、京城1300多名小学生作为首批小观众走进了展场。

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肇事国,在未进行充分战争责任清算的背景下,日本关于战争纪念存在法理上“战争批判”与意图上“战争肯定”的潜在矛盾性。特别是在外部缺乏强制力量、内部拥有强烈“战争肯定”意图的背景下日本的战争纪念存在趋向于淡化侵略者形象的问题。将本国遭受的战争受害作为反对战争、追求和平的基础,成为战后日本战争纪念设施所普遍遵循的基本逻辑。原爆使广岛成为日本遭受二战破坏最为严重的城市之一,使得“战争受害”拥有广泛社会心理基础。战后建立的广岛和平纪念馆具有侧重“战争受害”的显著特点,对于“片面”二战史观的塑造发挥了一定作用,而战后国际反核运动的不断发展,又使广岛成为日本进行“反战”宣传以及宣誓“和平”的重要资源。

袁世凯在任职驻扎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大臣期间对朝鲜的积极经营,促使中朝贸易额激增,1885-1893年间竟增长了6倍多,而同一时期的日朝贸易额仅增长2倍。日本人惊呼,“我国商人与中国商人在朝鲜的竞争优势已失,朝鲜大量的商业利益从我国商人手中转向中国”。

当时、曾在南京制造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广岛师团(板垣师团)为基础的第二军军部就完结于此次轰炸!为南京人民清算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罪恶!据了解,国内1:1比例的“小男孩”原子弹模型仅此一个!这个模型严格按照当年的比例、是委托全国知名的Skyover工作室总设计师王涛、用时二个月精心制作完成的,模型全长3米、宽度0.71米、全重40千克(原品4000千克)。展品可以任由中小学生用白粉笔在上面涂鸦——这里面还有个真实的历史故事:1945年8月6日凌晨,当执行核击日本的B-29轰炸机准备将人类首颗原子弹挂入弹仓时,地勤人员纷纷用白粉笔在弹体上留言,以表达对日本鬼子的忿恨和蔑视,据说留言有:永不再见!(never goodbye)见鬼去吧!(go to hell)等等,其中有位少校军官是这样留言的——孩子、你将再也见不到死亡将士的十字架!——因为什么?因为核击日本会让日本鬼子彻底投降、再也不用流血牺牲了!

作者分系曲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天师大政治与行政学院研究生

当记者们问道传言说他开始自责、忏悔、酗酒颓废是否属实,蒂贝茨告诉记者:

图片 2

东馆是1994年重新装修后增加的设施。在地上三层的展示区域中,最引人注目的展品是位于一楼中央的原爆遗址模型以及原爆前后广岛市的地理模型。通过原爆前后地理模型的对比,可使参观者直接获取广岛市地理面貌巨大改变的信息,感受原子弹的强大威力以及广岛所遭受的伤害。二楼以“广岛的历史”为主题,展示“战前的广岛”与“战后广岛的复兴”。

一位美国网民在《今日美国》网站上留言说:“如果任务没有成功,那场战争和我们的国家将会完全不同。”

当我们把目光转向二战反法西斯的东方主战场——太平洋战场,在与日本法西斯鏖战的太平洋海岛上,无论是椰林中的白刃战,还是斯图亚特坦克的无情碾压,都是在还原70多年前正义战胜邪恶的历史必然规律——当时美军的装备,无论是M1919手枪、勃朗宁(BAR)自动步枪、勃朗宁机枪、巴祖卡火箭筒、M2火焰喷射器、春田步枪、M1卡宾枪,从技术水准来讲,都比日军的轻重武器要强出不是一星半点!

另一方面,在政府高层交流之外还有大量研究机构以及青年学生到访,广岛和平纪念馆发挥了重要公共外交载体的作用。此种民间形式的人员交流与信息传递,具有一般政府或官方层面所不具备的优势,具有全面化、深层化与广泛性等特点,对推动和平主义国家形象的全面扩展具有重要意义。

袁世凯改革东北的方案,对于在东北推行新政,加强对东北的治理、建设,以改变东北的落后面貌,巩固东北的国防,抵制外国对东北的侵略,均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这个改革方案,是面对沙俄对东北侵占即将结束而提出来的,因此是非常及时的。袁世凯改革东北的方案,由于沙俄没有如期撤兵和随后的日俄战争爆发而没有能够实现,但它却是全面改革东北的先声,对以后的改革产生了重大影响。

图片 3

至此,决定战后广岛战争纪念“走向”的各方博弈格局基本形成。一方是普通民众,原爆给其生活带来了巨大破坏,心理创伤需要安抚;另一方是国会以及内阁中围绕战争责任、战争反思问题出现的不同政治力量,以主张淡化侵略色彩的右翼力量为主导;第三方是坚持原爆正当性的美国占领当局,不允许抹杀二战时期反法西斯盟国的正义性、坚持日本对外行为的侵略性。在不同力量的角力与博弈下,“和平纪念”成为各方能够接受的关于战争纪念的最大公约数,也是各方乐见的一个结果。这一结果导致在广岛的原爆纪念设施中,普遍将核武器而非它的使用者视为最大罪恶。而原爆主体的缺失,也使人们不再去追究核武器之所以被使用的原因,为日本政府逃避战争责任提供了可能。广岛的战争纪念带有了先天片面性的特点。

3、墨索里尼为建大罗马,投入40万兵力攻击仅5万人的北非英军,英军统帅用充气坦克冒充真坦克,吓得意大利军一抢没放,意军向墨索里尼说北非有500万英军,最后共有13万意军投降,其他溃散。

图片 4

广岛和平研究所曾于1968年12月、1971年7月、1975年6月、1979年8月、1987年12月、1996年5-6月和2010年8-9月先后7次对广岛中小学生进行“和平”学习的路径与效果进行了调查。比较7次调查结果,发现关于“原子弹爆炸”信息获取来源的变化最大——由电视转向原爆幸存者,广岛和平纪念馆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根据广岛和平研究所2010年调查报告,初次到访广岛和平纪念馆的学生集中在小学4-5年级,而参观感受更多是对于原子弹爆炸的“受害”印象与恐怖感加深。整体来看,原子弹爆炸的巨大破坏力所带来的视觉冲击,使青少年参观者在惊奇与恐惧中结束参观,很少能够起到对于战争历史的社会教育作用。

第二次,发生在1281年,那个时候忽必烈已经统一了中国,所以派出的阵容远比第一次庞大。共有大小船舶近五千艘,军队约二十万,其中蒙古人四万五千,高丽人五万多,汉人约十万,其中汉人大半为新附军,还是遭到了幕府的顽强抵抗,失败了这次战役被日本称为“弘安之役”。

图片 5

广岛原爆因具有“地域性”和“普遍性”特征,对全国范围参观者与学生的修学旅行具有巨大吸引力。1955年开馆以来至2017年4月,总入馆人数接近7000万人,除去不足500万人的外国参观者,日本本土参观者约有6500万人次。对于广岛和平纪念馆在社会教育方面的作用,本文一方面以广岛和平纪念馆留言薄为素材,另一方面以广岛和平研究所2010年对中小学问卷调查结论为依据,评价其在塑造二战史观、战争观方面的具体作用。广岛

他在给清廷提出的局外中立国所负责任要点中有这样一条:“局外者,不得允战国借境攻敌,如无力阻止,亦为背局外之责,敌国即可引兵入境,自行抵御。”⑨袁世凯将北洋新军开赴战区,严守中立区域,密切注视着战局的发展变化。不过清政府的中立,是有着原则性的前提条件并向各国严正声明的,即“东三省疆土权力,无论两国胜负,仍皈中国自主,不得占据”。⑩

(原标题:本市小学生参观军事模型体验馆)

2侧重“战争受害”的展览

其实战争刚开始的时候,意大利还是“风光”了一阵,因为绥靖政策的缘故,意大利就曾经用现代化的飞机坦克大炮,甚至毒气军队,“胜利”占领了埃塞俄比亚这样一个贫困落后的北非国家。但是等英、美、法三国介入战争以后,意大利就真是意大利了。

在1:6展台上有一组可以让中小学生摆弄的重装备——这里有虎式坦克、四号坦克歼击车、234“美洲狮”重型装甲车,这些重装备是那个时代军事工业登峰造极的代表作,是那个时代重工业的发展印记,但终究说明一个真理——真正决定战争进程的不是武器、而是人!

展开剩余91%

蒂贝茨1975年接受采访时说:

这些不同时期的展品以反法西斯胜利71周年为起始原点,向两端历史延展,总计有200多个人物、600多件套大小模型;据了解,中国兵人体验馆的兵人收藏超过了5000个,大装备收藏逾300件、小比例模型10000多件套!在这个京南旅游集散地,军事模型文化收藏体验馆已经成为一个新的体验亮点。

该馆回应外界对其只展示战争受害的质疑,刻意增加了对日本“加害”方面的展示。如,在展示中也可见对广岛作为“军都”的历史、“南京大屠杀”以及“朝鲜强制劳工”等日本对外侵略行为的介绍。比如,对于广岛作为“军都”的历史介绍:“1931年的满洲事变展成为全面对中战争。第五师团为首先加入对中战争的部队之一,并且一直维持前线作战。……随着1942年6月中途岛海战以及瓜达尔卡纳尔战争的失利,战局越来越不利于日本。1945年4月,第二总集团军设立于广岛,并已准备在日本进行本土决战的可能性,也因此大大地增加广岛的军事重要性。”

图片 6

二战欧洲主战场的诺曼底登陆是开辟第二战场,彻底击败德国法西斯的序幕!在这个展台上展示的是当时德军在法国诺曼底海滩上精心修筑的“托布鲁克”防御工事的局部,1:6的工事细节可以看出当时这种海岸防御工事设计的特点,当时的德军就是依托这种工事组合,给当时在奥马哈海滩登陆的美军大红一师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伤亡了4000多人!但美军还是最终打败了滩头阵地的德军!不过、这支美国海军陆战队却在五年后作为非正义的侵略军,在朝鲜战场被更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打的丢盔卸甲、狼狈鼠窜!尽管当时新中国刚刚建立、百废待兴,而我们战士手中的武器极为落后,但凭借革命的英雄主义,将昔日的常胜军打回了原形,当然、那是后话了。

作为轴心国主要成员,日本在二战期间所进行的侵略战争给亚洲邻国带来巨大灾难,是战争的主要加害者、二战的元凶之一。在二战后期,伴随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不断推进、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形成,特别是美军对日本本土进行的大规模战略空袭以及对广岛、长崎所投放的原子弹爆炸,使日本本土遭受严重破坏。对于“战争受害”的总结与强调成为日本战后重建的一项重要任务,包括厚生省、经济安定本部等都进行了战争受害调查并提供了具体数据。战争结束后不久,在1945年9月4日、5日召开的帝国议会临时会议上,东久迩首相作了题为《导致战争结束的原委》报告,这也是关于日本“战争受害”的第一次正式报告。

关于意大利有三场“最喜剧”的战役:

在融青生态园的首期全比例军事模型体验馆还有陆海空各种比例装备的展柜区、原品展区、以及室外军车和军用帐篷体验区,同学们可以坐在平时触摸不到的、真实的军用弹药箱上体会军品的神秘魅力!——现场的威利斯吉普车1:1模型是迄今国内最大、仿真度最高的威利斯吉普模型、它是由曾为电影《甲方乙方》的冯小刚和英达提供高仿威利斯吉普道具车的威利斯俱乐部专门定制的,其中的轮胎是专门远赴印度特制的!整车与二战原车近似度高达90%,除了未安装发动机和变速器外,其它部件一个都不少!装配好的同配置真车已经为美国克莱斯勒公司购置收藏!

根据国际著名旅游网站“猫头鹰”(Trip Advisor)在2014和2015年所发表的年度报告显示,广岛和平纪念馆连续两年位居“日本前10博物馆·美术馆”第1名、“最受外国人欢迎的日本景点”第2名、“亚洲前25博物馆·美术馆”第3名。在来自世界各地参观者的4900条点评中,“有意义”“震惊”“反思核武”“世界和平”等表述反复出现,并感叹日本政府保存原爆遗迹方面的成就、称赞其在和平教育方面做出的努力。

“那纯属于无稽之谈,我每天都睡的很香。”

作为全国军事文创产业的一种尝试形式,兵人文化体验馆根据不同年龄段的青少年成长特点,结合中小学生历史课程、融入了古代和近代冷兵器、火器兵器,以及现代和当代武器的经典展示,从1:1的具有时代特色的威利斯吉普车模型、轰炸东京原子弹模型、二战美军和侵华日军的原品,1:6各历史时期的兵人玩偶、1:48、1:32、1:72、直至1:700的各种比例的陆海空代表性装备模型,覆盖了现有军事模型的所有比例!这是特色之一;其次是除了以1:6军事模型兵偶为主的展示之外,还有军事收藏原品的展现,这是还原历史、强化爱国主义教育的特色之二;第三个特色是代表性展品是可以让中小学生触摸的,通过这种互动形式力求寓教于乐,打破了传统的军事模型展示只能静态观赏、不许触摸的呆板方式,更强调现场体验;第四个特色是流动性——既可以根据不同年龄段、不同展示面积、不同展示主题调整体验馆互动内容,也可以推出普及型和专业型的弹性展示内容,以满足社会各个年龄段、各个行业、尤其是动漫文创产业的定制。

1“战争受害”与广岛和平纪念馆的建立

图片 7

全比例军事模型展室最大的模型,就是这个1945年人类第一次核击日本广岛的原子弹模型!小男孩(Little Boy)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国在日本广岛投掷首枚原子弹的名称。1945年8月6日由保罗•提贝兹(Paul Tibbets)驾驶的B-29超级空中保垒轰炸机“艾诺拉•盖依”(Enola Gay)在广岛上空9000米投下。

总之,广岛依据其自身独特“优势”,在世界反核、弃核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和平”逐渐成为这座城市的重要符号象征。同时,作为代表日本国家形象的广岛市,也因在国际无核化运动中的突出作用而使日本的和平主义国家形象凸显。只是在这种形象的构建中,日本政府“刻意”淡化了加害者形象。日本试图以曾遭受原爆严重危害的广岛为起点展现二战历史,这应当是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真正实现“超越”的起点,是对日本普通民众、世界爱好和平人士所谓负责的态度,也成为其迈向和平主义国家的真正开端。

中国的元朝一直是被公认为中国版图最大的朝代之一,整整14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只有唐、清等几个朝代才可媲美。但对忽必烈来说,即使有那么大的领土他还是有一个很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将日本征服。忽必烈前后派兵两次攻打日本,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实在是一大憾事。

图片 8

广岛和平纪念馆在“展现”历史方面的取舍,限制了其社会教育功能的发挥,同时,“片面”历史观念的塑造,又成为日本在战争责任问题上与周边国家实现真正和解的巨大障碍。

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就是以德国、日本、意大利为首的轴心国,和以美国、苏联、英国、中国为首的同盟国之间的一场全球撕逼大战,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正义的同盟国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考虑到小学生的教学与教育特点,北京市南郊旅游集散地——融青生态园的全比例军事模型体验馆属于普及型展示,它采用由近及远的时空线索,首先展示了汶川大地震后、人民解放军前赴后继抢救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典型场景,由于采用1:6的比例模型展台,人物细节栩栩如生,废墟环境塑造堪称电影特技的制作水准,让中小学生看到这微缩情境时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关于南京大屠杀,在“南京沦陷灯笼矩阵”展示区解说词中写道:“中日战争初期,日本军队占领了中国许多城市,并在1937年12月占领了首都南京。……在南京,中国人被日军屠杀。但对死亡人数却存在不同认识,从数万人到数十万人。中国政府认为死亡人数为30万人。”

而对于日本来说,自己国家命运改变的同时,还改变了整个亚洲,甚至整个欧亚大陆的命运。

关键词:广岛和平纪念馆 战争纪念 战争受害 和平主义

图片 9

西馆为主体馆,也是1955年开馆之后的主要展示场所。该馆是在原爆后初期所建,体现原爆巨大破坏力的各种遗迹、遗物构成了其主要展示内容。“它将焦点集中于个人而不是政治或经济”,并通过场景的模拟来重现这种危害,台湾学者陈佳利将其视为“重建人间之炼狱”。西馆的展示可从类别上分为两大部分:物的展示和“人”的展示。物的展示包含大量受害者的遗物,如半融的酒瓶、破烂的学生服、烧焦的饭盒等,这些由一般平民或学生所拥有、日常用品的展示,往往能引发参观者的情感触动,带来明显的视觉冲击。“被爆者证言”则通过亲历者的口述来传达原爆的恐怖,形成日本人独特的战争认知。西馆的展览是建立在原爆是“特别残酷”“绝对不合理”这一系列毋庸置疑的假设基础之上的。荷兰日本问题专家伊恩·布鲁玛将广岛的战争纪念称为“情感型道德主义”是对这一特点的深刻总结。丹尼尔·塞尔茨也认为广岛和平纪念馆“主要是通过反对核战来宣传和平意识”,“并不是一个学习的地方”,而是如广岛和平文化中心将纪念馆定位为“世界和平的麦加”一样,纪念馆是一个民众去祈祷以及寻求赦免核战争罪恶的地方。

如此看来,意大利军的无能窝囊确实不是吹出来的!

“和平纪念”由此便被嵌入到广岛战后战争纪念的活动进程中。1948年6月20日,广岛市议会决定建立广岛和平纪念公园。1949年5月11日在广岛籍参议院议员寺光忠提议下,“广岛和平城市建设法”在国会进行表决并获得通过。7月7日在广岛举行全民公投,91.2%的选民投了支持票。1949年8月6日《和平城市建设法》生效,给广岛建设相关和平纪念设施提供了财政保障。在普通市民、地方政府以及“原子弹爆炸灾害资料保存会”等各方力量的共同参与下,广岛和平纪念馆于1949年开始建设,1955年新建筑落成、开馆,馆藏品5911件。

日俄战争期间,清政府保持中立,而实际上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一般百姓,鉴于沙俄对东北的侵占和不按期撤兵,是倾向日本一边的。

原爆给广岛带来的巨大破坏是直接且深远的,这为战后日本社会围绕战争性质与责任的争论增添了新内容,并成为争论的一个焦点。一派认为原爆可以抵消战时由日本军国主义所犯下的暴行。这一派以战争遗族会为代表,在日本政坛拥有广泛影响,且其战争“受害者”观念更能刺激民众情感而引起共鸣。另一派则主张原爆是帝国主义政策失败的表现,主张利用原爆遗迹质疑、批判日本的殖民主义政策。这一派以日共、全国教师工会等为代表,其观点主张虽以历史事实为依据、符合战后世界的发展趋势与潮流,但在原爆所带来的满目疮痍映衬下却显得苍白无力。总之,原爆带来的毁灭性打击使普通民众产生了深刻“战争受害”心理,以战争遗族会为代表的右翼力量为模糊战争责任积极利用这种“舆情”,使战争受害意识在广岛不断蔓延。

2、意大利军进攻希腊,结果被仅有自己兵力一半的希腊军包围,只好再次请德军来解围!

“和平”是战后日本政府所强调塑造的国家形象,以其作为弱化并取代军国主义形象的重要工具。对于和平国家形象的构建,“广岛的和平纪念馆是一个适合用来做对外宣传的窗口”。战后以来,日本政府通过制定具体政策并积极推动,使广岛和平纪念馆成为广岛乃至日本的名片。比如,由联合国裁军审议委员会管理的“联合国裁军奖学金计划”,将培养外交官“致力于裁军的意志”为使命,自1983年以来,每年有24名到30名不等的受训外交官到日本进行学习访问,截至2012年共计761名。这些年轻外交官在日本为期6天的学习日程中,会专门安排一天参观广岛和平纪念馆。“听到原爆幸存者的讲话,是我生命中最受震撼的一件事情”“使我对和平有了新认识”,是这些年轻外交官们普遍的参观感受。另外,根据广岛《中国新闻》的调查,二战结束至2014年8月,超过155个国家的大使级以上政要曾到访广岛其中82个为部长级。近年来,每年也有50至60名政要到访。

1、当德国歼灭法军主力,全歼法国空军后,意大利动用32个师共计40万人进攻仅6个师的法军,面对数量不到自己五分之一的敌军,意大利军打得很差劲,前进距离只能用英尺计算,最后还是德军帮忙摆平。

4国际传播:以反核重塑“和平主义”国家形象

蒂贝茨

日本公众特别是未曾经历二战的青少年的留言,对于评价纪念馆在社会教育方面的作用具有重要意义。亲历者或遗属往往会有主观情感介入,而作为一个“旁观者”,其观点与态度往往是参观带来的直接感受体验。对于二战后出生、未曾经历战争的年轻一代来说,战争纪念馆是他们了解、认识战争的重要渠道。而广岛和平纪念馆在吸引青年人方面也采取了一系列,如在入场费方面,中小学生全部免费、超过20人以上的大学生团体免费。

2007年11月1日,蒂贝茨在家中逝世,享年92岁。

内容提要

图片 10

广岛和平纪念馆位于广岛市和平纪念公园内分东西两馆并以天桥相接。纪念馆的展览布局乃至整体建筑,在迄今60多年的时间里发生了较大变化,但纪念馆展品选取的主要原则——以原爆破坏为中心,未曾改变。

此言一出,令各大媒体肃然起敬,事实不就是如此吗?

和平纪念馆自1970年10月15日起,在出口处设置参观者留言簿,让参观者表达其参观感受及意见。纪念馆选取1970年至2005年920条留言中的325条,集合为《来自广岛的质问:和平纪念馆的“对话笔记”》一书出版发行。

保罗-蒂贝茨

可见,纪念馆中对于日本“加害”行为的展示存在避重就轻、刻意模糊的特点,与战争“受害”的展示形成强烈反差。

如果元朝攻下日本,那么首先最受到打击的应该是日本的镰仓幕府,元朝是不可能让一个它继续存在的,所以源赖朝所创建的镰仓幕府将直接受到冲击,而作为附庸国,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忽必烈派大臣去接管日本,还有一种则是扶植天皇,继续让天皇做傀儡皇帝。按照之前政府高丽的做法,第二种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会派亲信进行辅佐。

对于二战历史的态度已成为影响日本与周边国家关系发展的主要问题之一,也成为东亚区域一体化发展中的重要障碍性因素。战争记忆构成一个民族记忆的主体,共同的荣耀或苦难经历是推动民族主义发酵的重要因素,正确战争观与历史观的塑造与培育便显得尤为重要。日本确实遭到了战争的巨大破坏,因原子弹而逝去的日本民众也确实值得同情,但正如中国外长被记者问到对日本政府邀请外国领导人赴广岛访问的看法时所指出的,“受害者值得同情,但加害者永远不能推卸自己的责任”。怜悯之情不能取代理性反思,正视历史永远都是更好走向未来的前提。而“战争受害”与“战争加害”这一对看似矛盾的身份也并非不可融合,就像在广岛和平纪念馆东馆出口处一块展示标语中曾写的:“日本也有殖民主义政策并发动对外侵略战争,对许多国家的人民带来了不可估量的也是不可逆的伤害。我们必须反思战争以及战争的原因,而不仅仅是核武器。我们必须吸取历史教训,仔细辨别并避免军国主义道路”,只是类似的展示与态度在日本的战争纪念馆中并未成为主流。

当我接到这项任务,我就知道这事容易触发人们的感情,我们这些人也有感情,但你得把这些情感置于一个大背景中。我知道那会造成很多人死亡,但为尽快结束杀戮,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事。这个想法成为我的动力来源。

另外,在东馆内还设有一个“外国人被爆者”的主题展览。受广岛原爆影响的主要有朝鲜半岛与中国的劳工、东南亚国家以及南北美洲移居日本的居民但在纪念馆中却没有给予他们如日本人般的同等待遇,只在一个角落里有简单的文字说明。

图片 11

另一方面,美国在战后实现了对日本的单独占领作为原子弹的投放者,当然不能容忍对原爆“积极”意义的反对与否定。战后担任广岛复兴顾问的美国中尉约翰·蒙哥马利就曾坚称广岛慈仙寺所建设的“广岛市战灾死殁者供养塔”,应当取名“国际和平纪念塔”而非“战祸佛事塔”,体现了美国对于原爆的态度。同时,在战后广岛的重建过程中,日本政府还高度依赖美国援助,美国政府的态度自然会反映到关于原爆的各种不同类型纪念活动中。

二战中最窝囊国家:一枪没放,13万人缴械投降

广岛和平纪念馆真正被世界所广泛关注,是在2016年G7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的到访。美国总统于5月27日应邀到访广岛,在广岛和平纪念公园献花并“发表了超过预期的17分钟演讲”。作为战后首位访问广岛的在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到访具有非同一般的影响与意义。自2009年以来,日本广岛、长崎民众曾先后6次向奥巴马发出邀请,因此也有论调认为这是“民间外交的成果”。美国总统虽然没有为71年前美国投下原子弹的行为道歉,仅表示对遇难者的哀悼之意,但无论如何,美国总统到访带来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特别是在日本公众对于二战历史的态度方面。正像《联合早报》一篇社论所指出的,“即便不道歉,访问仍将助长日本右翼模糊二战罪行的势头,加速日本政治的右倾趋势”。访问也引起世界对于广岛的进一步关注,在奥巴马访问的第二天即5月28日、29日,广岛和平纪念馆的参观人数达到13389人,包括2869名外国人;6月份游客人数为148462人比去年增加41.8%,而外国人增加56.5%。

被炸后的广岛

东馆三楼的主题为“核武的危害”,主要通过“暴风灾害”“高热灾害”和“辐射灾害”等几个方面说明原子弹的巨大危害。

担任驾驶员蒂贝茨上校的右座领航

3社会教育:塑造“战争受害”的片面二战史观

3天后,第二颗原子弹在日本长崎爆炸,再次造成长崎数万人当日伤亡。

根据东馆展览的结构设计,可以看出设计者对西馆单纯的“受害”展览进行修正的努力,尝试加入了一些“加害”、普遍性危害等因素。正如东京大学教授加藤归一所指出的,在广岛和平纪念馆1994年重新装修之前,“展示战争中日本的加害行为是不被许可的”。但通过考察其展示内容及展示形式可知,在东馆中“刻意”增加的对于“加害行为”的展示,是非常有限的。这种有限性表现在展现程度的局限性以及展览材料的单调性。学者太田满认为,虽然在广岛和平纪念馆新增的东馆中增加了对加害事实的记述,但在具体展示上依然是将原爆之外的东西排斥在外;立命馆大学国际关系学部副教授、国际和平博物馆副馆长山根和代也指出,“与直白的表述原爆危害的事实不同,日本对邻国如韩国、中国的侵略行径在纪念馆中很少被看到”。而且,在为数不多、程度有限的关于加害行为的展览中,仍然存在展览形式上的不足:缺乏“物”的展示。根据越智启太对东京家政大学199名曾到访广岛和平纪念馆女生的问卷调查,发现“记忆率”与展示物的种类直接相关,实物的展示往往更能被记忆,而认知的形成则依赖由“记忆率”所带来的心理冲击。进行物品展示是纪念馆的职能所在,广岛和平纪念馆对于日本“加害”行为的“文字化”处理,极大削弱了其在这方面的警示与教育意义。

图片 12

如何纪念二战以及选择对“加害”还是“受害”的强调,是战后日本社会进行“战争纪念”时所面临的主要问题。广岛是日本作为二战“受害者”和“加害者”双重身份的集中体现,其战争纪念的内容与特点也因此具有典型象征意义。广岛和平纪念馆是战后广岛市进行战争纪念的主要设施,存在明显侧重展示“战争受害”、忽视加害者身份的现象。通过对广岛和平纪念馆战争纪念特点与作用的评析,可以加深对战后日本战争责任问题的认知,对全面评价战后日本和平主义的发展也有重要意义。

这对野心勃勃要侵占朝鲜的日本来说是决不甘心的,终于在1894年发动侵朝侵华的中日战争,打败中国,吞并朝鲜。而袁世凯由于对日本侵略的抵制和对中国权益的维护而被日本视为仇敌,日本政府“以执政亲中国,疑朝鲜拒日,皆中国驻朝总办袁世凯所为,殊怨袁”,对袁世凯“憾之刺骨,百般排陷之”。

德国学者阿斯曼认为,记忆不只停留在语言或文本记录中,各种文化载体如博物馆、纪念碑、文化遗迹等在传递历史记忆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将一个民族、一种文化的传统代代相传。特别是,在日本二战后民主改革过程中,美国占领当局认为博物馆有助于推动日本民主化、和平化的进程,将博物馆置于社会教育的核心而博物馆的功能与作用也在明治维新后不断被日本人所接受。日本政府在1947年制定的《教育基本法》中将教育分为在校教育和校外教育两大类,博物馆②作为“为所有人提供学习机会和学习环境的机构”,被视为重要的教育设施,开展定期不定期的学习活动、普及历史教育是其重要功能。1951年颁布的博物馆法,则进一步确立了博物馆在社会教育中的核心地位。进入80年代以后,博物馆的实地考察成为日本初等和高等教育的一门必修课,博物馆在社会教育方面发挥的实际作用日益突出。

然而,日本是不以占领朝鲜为满足的,下一步的目标就是侵占中国,而侵占中国首先要占领中国东北。早在1890年,日本内阁总理山县有朋就抛出《外交政略论》,提出主权线和利益线的新概念,“何谓主权线,即国家的疆土是也;何谓利益线,即与我国主权线安危相系的相关地区”;“我国利益线的焦点有三,即朝鲜、西伯利亚铁道和中央亚细亚是也”。

但是若日本当时只是中国的附属国,而且已经向中国称臣上贡了几百年之久,那国力发展不起来,佩里的“黑船开港”也就不会去日本,而对于日本来说,武士们的尊王攘夷运动没有了,那后面的明治维新也就不会发生,它将一直是中国的附属“小弟”。

图片 13

1945年夏,当时的日本败局已定,但是日本人在在冲绳等地仍疯狂的抵抗导致了大量的盟军死亡。为保护盟军的生命,使日本尽快投降并以此震慑一下苏联,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军方高层就制订了在日本投放原子弹以加速战争结束的决定。

图片 14

1945年8月6日晨,蒂贝茨一行14人乘代号为“埃诺拉·盖伊”的B-29轰炸机飞临日本广岛,从近1万米高空投下一枚代号为“小男孩”的原子弹,致使数万人当天丧生,总计死亡人数达二十万,这也是人类首次在战争中使用原子弹。

8月15日中午,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终战诏书》的形式,宣布无条件投降。

至今,战事早已平息,而关于蒂贝茨亲手“杀死”二十万日本人的行为颇受社会舆论的关注。特别是日本人,对此是想尽办法对蒂贝茨进行人身、语言攻击。并且,日本的大媒体还会播报:蒂贝茨整日为当年的行为自责忏悔,而致使他晚上噩梦连连,沉迷于吸烟酗酒不能自拔。

但日本反对广岛和长崎爆炸大会的主席却仍称:“蒂贝茨先生永远不能被宽恕。他当年的举动导致那么多无辜的人死去,从老人到孩童。”

如果有需要,我还愿意再干一次。我也是有感情的人,但对于这件事我绝不后悔!很多人认为我晚上失眠,其实我每晚都睡得很香。

在二战两大阵营中,打仗最窝囊、最有喜剧色彩的,要数意大利这个国家了!很多历史学家认为,二战中正是由于意大利拖后腿,才加速了以希特勒为首的法西斯政权的灭亡,否则纳粹铁十字说不定真的会遍布全球。

广岛原子弹爆炸

日俄战争爆发后,清政府由于自身的软弱和无奈,不得不选择了局外中立。局外中立是袁世凯提出和具体负责实施的。⑦这在当时来说也是出于无奈,不过即便局外中立,也需要一定的实力准备,正如袁世凯所说,“就我现在情事而论,不得不谨守局外,然公法局外之例,以遣兵防边,不许客兵借境为要义。防之不力,守局立隳,不但人之溃卒,我之土匪,必须认真防堵,而两大抅兵,逼处堂奥,变幻叵测,亦不得不预筹地步”。⑧

图片 15

对于日本普通民众来说也好不了,那时候元朝分人的等级就会变成:第一等,蒙古人;第二等,色目人;第三等,汉人;第四等,南人;第五等,日本人。而且当时元朝财政是个大问题,征服日本就是因为听说了日本相当富有,所以,日本国内的金银等都会被蒙古人抢夺一空。到元朝灭亡,日本因为国力空虚很容易就被明朝接管。

关于第二次战役失败的原因,有说是“神风作祟”(太平洋飓风让元朝舰队损失惨重);也有说是“将军不和”(两个将军都想按照自己的作战方式执行),但是假若元朝军队真的攻下了日本,世界历史将会怎么发展?

图片 16

袁世凯的东北政策,实际上是他对东北全面进行改革的方案,包括东北地区由军府制改为行省制的改革,全面进行政治、军事、经济、教育等方面的改革,即全面推行新政,将早期现代化拓展至东北地区,以和内地相一致;还包括开放东北,正确处理和外国的关系等。

本来历史到了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会出现一件转变整个日本近代史的大事情,就是美国海军将领佩里的“黑船事件”,逼日本打开国门,之后日本国内的士族阶级等才意识到日本的贫弱,从而进行“倒幕运动”,尊王攘夷,为后来的明治维新提供可能。

在如此积贫积弱的情况下,日俄战争就打不起来,而且日俄战争没有发生的话,俄国的十月革命就更是无从设想(俄罗斯帝国将苟延残喘),没有改革的俄国光有广阔的领土却没有足够能力来保卫,只能沦为其他国家蚕食的对象,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国,中国可能吞不下整个俄国,但是吃下大部分却是可能的,那中国就将是上世纪末称霸亚欧的大帝国,那二战也就不复存在了。

德国军事爱好者给意大利的评价是这样的:如果意大利保持中立的话,就相当于德军增加10个师的力量;如果意大利与德国作对的话,就相当于德军增加20个师的力量;但意大利要加入轴心国,德军就必须耗费50个师的力量去保护它!

2005年9月2日是二战胜利60周年,在这天保罗·蒂贝茨接受了美国三大广播公司的联合专访,对于日本媒体对他的造谣保罗·蒂贝茨正式做出回应:

图片 17

侵略中国和朝鲜是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对外扩张的既定目标,山县把朝鲜和中国作为日本利益线的焦点,只不过进一步确认日本政府的国策而已。沙俄利用八国联军侵华期间单独出兵中国东北,与日本向这一地区的扩张是相抵触的,日俄矛盾激化,最终导致日俄战争的爆发。

使用原子弹是二战的一个必然结果。如果当时盟军以登录日本的方式结束二战,那么将会有更多人死伤。其实我看过有关于中国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看到过很多日本士兵用刺刀把胎儿从中国孕妇的肚子里挑出来的残忍场景。这样的暴行,并不比我向他们扔原子弹仁慈多少。日本人只强调他们遭到原子弹轰炸,却没有想过发生这一事件的原因。

至今,二战后期原子弹的一声巨响仍然令人们记忆犹新,一方面展示了原子弹的巨大威力,造成了日本总计二十万人的死亡,另一方面原子弹爆炸后一周之内,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尽快的结束了这罪恶的战争,但人们只知道这原子弹的爆炸,但知道谁扔的原子弹的人就少了。

图片 18

1884年,袁世凯又亲自指挥中国军队平定了“甲申政变”,粉碎了日本扶持开化党颠覆政府脱离中国的企图。正因为如此,甲申事变后中、日两国谈判,日本代表提出要对袁世凯进行严惩。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说明,即清末袁世凯对日本的认识问题。袁世凯在任职于朝鲜12年的主要使命,即秉承李鸿章和清廷的意旨,维护中、朝传统宗藩关系,抵制日本和其他列强向朝鲜的渗透。袁世凯在完成这一使命时有得有失,但总体上说他对日本是有着一定认识的,对日本的抵制是非常明显的。1882年,袁世凯参加了平定朝鲜“壬午兵变”的军事行动。

蒂贝茨在轰炸

我知道自己扔下的那颗原子弹杀死了很多人,但它同时也拯救了很多人,我只痛恨战争,却从来不会为那件事后悔。

那么对此,蒂贝茨的真实态度是什么样的呢?是否果真如日本人所言呢?

此战若胜:中国奴役日本700年,二战不复存在

“从毫无头绪,到列出计划,再到最终圆满完成任务,我对此感到骄傲……当时正处在战争状态,你要利用掌握的一切手段。”

图片 19

图片 20

本文由mlom599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