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支与IS在印度抢,圣战新娘

作者:军事资讯

报道还称,最近印度抓捕了IS在印度招募的近50名新成员,经审问得知,只要印度穆斯林年在社交媒体上流露出极端主义倾向,IS的全球“猎头”就会蜂拥而至。当然,AQIS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二、后IS时代“伊斯兰国”在南亚的活动及影响 (一) 在阿富汗与阿塔争夺生存空间, 安全形势堪忧

有关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如何招兵买马的报道一直是吸引媒体探讨的一个话题,近来随着该组织在多地恐怖行为的加剧,有关话题也再次引发各界关注。《印度时报》11月26日报道了几个曾被IS招纳为“圣战士”的案例,并借此指出了该极端组织招募新成员的几个常用伎俩,包括激进的思想、金钱诱惑甚至“圣战新娘”诱饵。

据报道,在5月2日公布的一段名为“从法国到孟加拉国:尘埃永不会落定”的视频中,AQIS首领阿西姆•奥马尔(Asim Umar)提到了莫迪的名字,奥马尔表示一场打击穆斯林的战争正如火如荼,他说,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政策、空袭行动、《查理周刊》的作品、《联合国宪章》到穆夫提,再到莫迪的说话方式统统都在与穆斯林为敌。

(原标题:印媒爆料“基地”分支与IS在印度抢“兵源”)

新疆大学南亚研究副教授

然而,事实可能并非如此。据报道,去年九月,四个印度年轻人从阿联酋出境后加入该组织,他们本以为在叙利亚IS的地盘上,能得到更好的工作及“有意义的生活”。但他们的梦想很快破灭了,四个人都只是安排了一些杂事。其中一个人说,印度人并不会被安排在前线“战斗”,而只是干一些行政工作。有时候,那些没什么能力的人只是打打下手,进行“圣战”的是“阿拉伯战士”。 据称,这个印度男子被分配到了一个工作组,该组的任务是将拉卡市建成一个有 Wi-Fi的城市。

据《印度斯坦时报》网站5月4日报道,“基地”组织印度次大陆分支2日通过其宣传媒体“萨哈卜”发布了一段视频,该视频中首次提到了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的姓名。

印度安全部门的消息人士称,《印度穆斯林》这份宣传材料经过长期精心设计,准备在印度北方邦、比哈尔邦、孟加拉邦、古吉拉特邦以及南部诸邦招募人员。

  1. 东南亚的极端组织向IS效忠, 恐袭风险持续加剧。

除了激进思想来诱惑新成员之外,IS也会使用其它一些招数。据报道,IS有时也给来加入的人提供资金帮助。印度特仑甘纳邦的一个青年就是得到了IS提供的一笔钱充当路费之后,才前往叙利亚的。此外,IS还用“圣战新娘”来诱惑年轻人,这些女性都来自伊拉克和叙利亚。据称,IS已将800多名加入的女性分给来自别国的成员。

据报道,印度情报机构表示正对“基地”组织点名莫迪一事进行分析。虽然有报道称,奥马尔很可能来自印度北部,上世纪90年代移民巴基斯坦,但印度情报部门表示这一说法尚无法证实。

不过,《今日印度》的报道指出,印度安全部门一直在监控并识别社交媒体上IS和AQIS的招募信息。尽管印度内政部部长曾多次表示印度的穆斯林青年没有受AQIS或IS的“引诱”,但安全专家认为情报部门的网络监控工作绝不能松懈。

孟加拉国80%的民众信仰伊斯兰教, 有众多的穆斯林, 孟加拉在建国之初就面临世俗和宗教之争, 虽然创国者选择了世俗化的道路, 但宗教势力很强大, 一直在努力将孟加拉建设成宗教性的国家。 (5) 再加上经济贫困, 国内出现许多具有极端倾向的人。而且虽然在世界上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国, 但该国在地缘政治上的优势, 尤其是该国连接中亚、南亚、东南亚地区, 完全与“伊斯兰国”畅想构筑的横跨北非、中东、中亚、南亚、东南亚的“哈里发大帝国”相重合, 因此对于“伊斯兰国”来说在孟加拉国建立势力范围和建省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伊斯兰国”不仅要在孟加拉传播极端思想及招募前往伊叙的圣战分子, 也在该国制造恐袭以增加宣传力度和号召力, 引诱该国的极端分子为其效忠。2016年5月, 孟加拉国出现一份暗杀大学校长、记者及政府官员的“死亡名单”, 主张推翻孟加拉国的现政府, 建立一个宗教国家。 (1) 之后便接连发生众多劫持人质并残杀人质事件, 比如2016年7月初“伊斯兰国”认领的首都达卡餐厅和咖啡馆等人质被杀事件, 其中包括多名外籍公民死亡并造成多人受伤。这些恐袭事件与“伊斯兰国”在中东失利有密切的关联, 孟加拉国1.6亿人口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 25岁以下青年众多, 容易成为IS招兵买马之地进而补给伊叙的战斗分子。 (2) 2017年8月15日是孟加拉的国父哀悼日, 就在当天发生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 造成民众死伤。鉴于孟加拉国内宗教极端势力处于一个上升期, 其国内的安全形势堪忧。

报道说,“呼罗珊”是一个历史地区名称,包括伊朗、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西北部。IS承诺要实行伊斯兰教法统治,杰比尔和许多印度年轻人当初就是被IS激进的宣传口号所吸引的。这个月初,来自印度金奈的两名年轻男子被土耳其驱逐回国。在接受审问时,其中一个表示,对他们来说,“IS可以为他们提供就业机会和有尊严的生活”。

AQIS还声称为4名孟加拉国博主之死负责,4名死者包括在孟加拉国出生的美国作家阿维吉特•罗伊(Avijit Roy)。另外三名死者均是孟加拉国拉吉沙希大学的教师。

据《今日印度》5月15日报道,打算进一步在印度扩大人员招募计划从而推动“圣战”的极端组织不止“伊斯兰国”(IS)一家,“基地”组织在印度次大陆分支(AQIS)也在想方设法与IS争夺易受骗的印度穆斯林青年。

总之, 如果不加强有效的反恐合作, “伊斯兰国”很可能会像当年的“基地”组织死而不僵一样, 甚至比“基地”组织势力发展更盛。即使势力范围被挤压, 但具有极端思想意识形态的人还比比皆是, 该组织会在世界范围内长期存在, 等待死灰复燃之机。当人们正为“伊斯兰国”的生存空间急剧萎缩而高兴时, 该组织2018年伊始就开始在伊叙两地尤其是首都地区展开大规模的爆炸袭击活动, 阿富汗北部城市也遭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侵扰, 可见仍有大量的残余恐怖分子蓄势待发, 而且该组织的极端宗教意识形态在全球范围内影响极其深远, 短时间内无法清除干净。近期尤其是2017年年底以来“回流”的恐怖极端分子在欧洲、中东、南亚甚至是在东南亚开辟了新阵地, 其目的是向世界彰显该组织的强大与不可战胜, 继续吸引圣战分子效忠, 以图卷土重来。“伊斯兰国”零散化的作战方式使得反恐工作更加困难, 而且“伊斯兰国”涉足的国家大多与我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地区相重合, 势必会增加海外投资与建设的安全风险。由此可见, 持续关注“伊斯兰国”的全球活动、发展态势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据《印度时报》11月26日报道,IS的黑旗曾经吸引了19岁的穆罕默德•杰比尔加入,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印度青年。在他当时看来,IS的黑旗是极富意义的,他们的口号是: “呼罗珊的黑色旗帜将永不动摇,直到飘扬在罗马上空。”

AQIS于2014年由“基地”组织头目艾曼•扎瓦赫里宣布成立,他提到缅甸、孟加拉国和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是AQIS的重点行动区域。

“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曾于2014年任命乌玛尔为AQIS头目,命令他在印度次大陆建立“圣战”网络。据《今日印度》爆料,在其获得的一份文件中,化名为哈克的乌玛尔最近发布了一份长达11页、名为《印度穆斯林》的宣传材料。这份材料指出了AQIS的“困境”:由于近几个月来印度安全机构一直在阻止穆斯林青年加入AQIS的“圣战”计划,使得该组织少招了不少潜在新成员。

结语

据报道,IS的网上招募者用“先知穆罕默德”来煽动印度的穆斯林青年加入该组织。据一个印度人回忆,IS的人跟他说:“来叙利亚战斗吧,你将成为光荣的骑士。”

基地组织印度分支发视频 首提印度总理莫迪

图片 1

三、未来“伊斯兰国”在南亚活动的发展趋势 (一) “回流”背景下南亚反恐难度加大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资料图:“基地”组织

随着“伊斯兰国”在中东势力的节节败退, “伊斯兰国”的圣战分子一部分回流到本国 (尤其是约旦和突尼斯) 引爆自己。据材料显示, 大约5000至6000名突尼斯人和2000到3000名约旦人为其效力, 截止2016年年底已有800名突尼斯战斗人士回家, 这也是2017年北非安全形势进一步恶化的原因。另一部分则乔装成中东难民或盗取空白护照潜入欧洲发起恐怖袭击, 据俄罗斯《报纸报》1月3日消息, 意大利情报部门的消息人士称, 以“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头目拉夫德利姆·穆哈杰里 (Lavdrim Muhaxheri) 为首的400名恐怖分子已乔装成难民潜入欧洲实施恐怖袭击活动。 (2) 2017年3月, 巴格达迪也在其“告别演说”中也承认在伊拉克的战斗中的失败, 他命令非阿拉伯人员回到各自的国家引爆自己。(3) “伊斯兰国”为了鼓励战士们执行自杀任务发行了“通往天堂的护照”, 拥有护照的战士死后能上天堂, 还有处女相陪。 (4) 种种资料和事件表明, “伊斯兰国”在伊叙两地失利之后, 使得恐怖主义活动外延扩大, 从欧洲局部蔓延至欧洲大部分国家, 恐袭活动一度呈现“遍地开花”之势, 法国、英国、俄罗斯、比利时等国无一幸免, 给欧洲蒙上了恐怖的阴霾, 安全形势令人担忧。

(原标题:印媒爆料“基地”分支与IS在印度抢“兵源”)

2017年以来, 由“伊斯兰国”在全世界发起的恐怖袭击案件可以看出:鉴于“伊斯兰国”在中东老巢的势力范围消失殆尽, 其正在转变作案的方式及策略。“独狼式”的恐怖袭击和“炸弹袭击式”作案方式更加具有隐蔽性和不可预测性, 再加上袭击的地点选择体育场、市场、清真寺、繁华街道等人群集中的场合, 使得恐袭的威力和影响力空前, 作为极端势力渗透的重灾区其安全形势更加堪忧。“伊斯兰国”的圣战分子来自世界各国, 面对当今中东败局, “伊斯兰国”号召手下的圣战分子回流到本国作案, 一方面缓解中东的反恐压力, 另一方面其目的是向全世界彰显该组织的不可战胜。为了持续保持其世界恐怖组织“领头羊”的地位, “伊斯兰国”企图报复世界, 将恐袭进行到底, 导致现如今恐袭有“遍地开花”发展之势。报道称, “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在其“告别演说”中承认, 该组织在伊拉克的战斗中受到挫败, 他命令非阿拉伯战斗人员回到各自的国家或引爆自己。 (1) 作为重灾区的南亚国家, 短时期内国家的恐怖袭击事件不会减少, 相反会更加频繁, 烈度也会更大。

印度安全专家、已退役少将赛格霍尔(P.K. Saighal)认为,IS和AQIS之所以纷纷瞄准印度穆斯林,是因为印度拥有仅次于印度尼西亚的庞大穆斯林人口。尽管印度目前未受太大影响,但在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及其它印度邻国,已有不少穆斯林被这两个组织纳入旗下。

2017年年底伊拉克、叙利亚宣布战胜了“伊斯兰国”, 收复了所有失地, 从表面上看该组织在军事上陷入被动局面, 但“伊斯兰国”的圣战分子纷纷外逃至欧洲、南亚、东南亚地区进行“碎片化”“零散化”的恐怖袭击, 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反恐难度。后IS时代的“伊斯兰国”并不谋求领土的扩张, 而是开展疯狂的恐怖袭击活动增加威慑力。

2016年10月, 在反恐联盟的合作之下, 截至2017年末“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失去了大片领土, 其势力范围仅零星地存在于沙漠地区, 制造的恐怖袭击事件达到2014年6月“建国”以来最低点。经过多方武装势力的围攻, 2017年初, 伊拉克政府军解放了摩苏尔的东部城区, 圣战分子的战斗士气低落。叙利亚的反恐合作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据消息称, 2017年初叙利亚就解放居民点累计228个, 解放的领土也达3975平方公里。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更是组成民兵参与打击境内的恐怖组织, 并与2017年4月20日解放了乌姆特涅克、瑟瓦、比尔科比、赫塔什四个拉卡村庄。伊拉克联合行动指挥部发言人叶海亚·拉苏尔当天在记者会上说:“截至2017年3月31日, ‘伊斯兰国’控制的伊拉克领土面积已从2014年的40%减少到6.8%。” (1) 可见, “伊斯兰国”在中东的生存空间急剧萎缩。2017年6月21日, IS在摩苏尔炸毁了具有象征意义的“建国寺”, 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认为, “伊斯兰国”此举无异于正式宣告战败。 (2) 截止到2017年10月, 反恐联军已经从“伊斯兰国”手中解放了90%的土地。 (3) 随着“伊斯兰国”进入后IS时代, 与之前相比其发动恐怖袭击的数量有所下降、强度有所减弱。据法新社2018年1月18日报道, 简氏恐怖主义与叛乱活动情报中心当日发表的一份报告称, 伊拉克和叙利亚2017年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人数大幅下降。2016年伊拉克武装袭击死亡人数为8437人, 2017年的死亡人数为3378人, 相比下降了60%。2017年叙利亚死于恐怖主义和叛乱的人数从2016年的6477人下降至3641人, 丧生人数下降了44%, 报道还称在全球范围内, 恐袭致死人数呈下降趋势, 从2016年的27697人下降至去年的18475人。 (1)可见, “伊斯兰国”在中东的生存空间受到严重挤压, 势必会寻求报复并企图发展新据点。

(三) “伊斯兰国”在南亚地区将长期存在

东南亚地区5.6亿人口中, 穆斯林达到2亿, 尤其是印度尼西亚是目前信仰伊斯兰教人口最多的国家。 (1) 由于宗教和族群矛盾, 为境内极端主义和“伊斯兰国”的渗透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本地区囊括在“伊斯兰国”建立横跨北非、中亚、南亚、东南亚的哈里发大帝国之中, 因此自2014年“伊斯兰国”在中东发家之后, 便在北非、南亚、东南亚发布“征兵令”, 招募大批的极端分子前往伊叙的“伊斯兰国”总部进行极端思想和洗脑培训教育。为了建立囊括全球所有穆斯林的“哈里发”大帝国, 继续向东扩张, 2016年6月又宣布在以菲律宾为中心的东南亚地区建省, 吸引了东南亚包括阿布沙耶夫、穆特组织在内的大量极端势力的支持与效忠。 (2) “伊斯兰国”的组织中设有专门负责招募东南亚恐怖分子的军事组织———“马来群岛单位”, 通过发行报纸、互联网等方式专门接受来自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的极端分子。 (3) CNN援引相关报告称, 东南亚总共约1000多人前往IS的中东战场, 其中最多的是来自印尼, 其次是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南部的极端分子。 (4) 由于“伊斯兰国”在中东面临灭亡的形势, 现如今在伊叙经过洗脑和训练的圣战分子纷纷逃窜回东南亚, 尤其是菲律宾的南部, 为极端分子提供了庇护所, 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为中心的南部岛屿成为恐怖分子培训和策划活动的据点, 并企图蔓延至印尼等其他东南亚国家。从马来西亚到菲律宾, 已经形成了一个“恐怖新月地带”, 不仅威胁本地区安全, 中东和中亚的恐怖分子还能通过这条路线相互往来。 (5) 虽然“伊斯兰国”在东南亚分支的头目哈皮隆与奥马卡延·马巫德已经于2017年10月被击毙, 但还会有新的“埃米尔”接替, 恐怖主义思想与活动仍不可小觑。

2.“伊斯兰国”在中东的势力范围消失殆尽。

新疆大学政治学硕士

原标题:【恐怖主义研究】后IS时代“伊斯兰国”在南亚活动的现状、影响及发展趋势

(二) 后IS时代“伊斯兰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恐怖活动

1.“伊斯兰国”辗转欧洲制造新形式的恐怖袭击。

责任编辑:

(三) “伊斯兰国”在印度与“基地”组织争夺“兵源”

注释略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 次年本·拉登任命阿布·穆萨卜·扎卡维为伊拉克“基地组织”分支的首领, 主要在伊拉克开展“圣战”活动。2006年6月7日在美军的一次空袭中扎卡维身亡, 后接任的是阿布·阿卜杜拉·拉希德·巴格达迪, 他于2006年宣布成立“伊拉克伊斯兰国” (ISI) 。2010年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 (Abu Bakr al-Baghdadi) 成为“伊拉克伊斯兰国”新一任埃米尔。随着美军2011年从伊拉克的撤军, ISI再次得到发展的机会, 加之叙利亚的内战也为其开辟了新“圣战”战场, 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派遣阿布·穆罕默德·约拉尼领导的努斯拉阵线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 圣战势如破竹, 攻下了叙利亚的大片领土。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唯恐约拉尼自立为王, 所以在2013年单方面宣布ISI与努斯拉阵线合并统称为“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 (ISIS) , 此事遭到势头正盛的约拉尼的反对。2014年初, ISIS为了扩张领土在叙利亚发起拉卡和代尔祖尔两大战役, 将努斯拉阵线逐出了拉卡, 2014年6月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宣布用“伊斯兰国” (IS) 取代“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 Shams, ISIS) , 并在中东开始了“建国”活动及在世界穆斯林国家范围内开展“建省”活动。从2014年“伊斯兰国”建省开始, 以伊叙两地为中心, 其势力范围不断蔓延, 在北非建立“西奈省”, 在南亚建立“呼罗珊省”等, 企图建立囊括北非、西亚、中亚、南亚及中国新疆在内的“哈里发国”。

IS的前身是基地组织的伊拉克分支, 由于在思想领域的矛盾使得两个组织分裂。2014年2月, 基地组织发表声明称与IS不再有任何关系。2014年7月, 巴格达迪宣称自己是穆斯林世界的哈里发, 号召全世界的穆斯林对其效忠, 这直接挑战着扎瓦希里的领导地位。 (6) 9.11事件后, 美军推翻了“基地”组织的保护伞—阿富汗塔利班政权, 基地组织的领袖外逃到邻国巴基斯坦的西北部, 最终大部分核心领袖仍被击毙。表面上看“基地”组织已经难成气候, 但随着北约和美国的反恐军队撤回, 该组织与巴塔的塔利班及地区的其他极端组织联合后, 不断招募新成员, 使得基地组织有死灰复燃的趋势。据外媒报道, “基地”恐怖组织已在巴基斯坦及其邻国阿富汗卷土重来, 除了重新聚集和找到新的支持者之外, 也在为下一次的大规模恐怖袭击做准备。2014年9月, “基地”头目艾曼·扎瓦希里宣布成立南亚分支, 在缅甸、孟加拉国和印度展开活动。 (1) 其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伊斯兰国”在南亚扩大影响力。同年, “基地”组织头目扎瓦希里任命乌玛尔为印度次大陆分支 (AQIS) 的头目, 命令他在印度次大陆建立“圣战”网络, 打算在印度的比哈尔邦、古吉拉特邦、孟加拉邦及南部地区招募人员。2016年5月15日, 据《今日印度》报道, 打算进一步在印度扩大人员招募计划从而推动“圣战”的极端组织不止“伊斯兰国” (IS) 一家, “基地”组织在印度次大陆分支 (AQIS) 也在想方设法与IS争夺易受骗的印度穆斯林青年。 (2) 据称, 印度抓获了IS在印度招募的50名新成员, 在极端分子的宣传和引诱之下, 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的很多宗教极端主义者加入这两个组织。普京表示“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约有8万人, 其中3万为来自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全球80个国家的雇佣兵。 (3) 虽然至今“伊斯兰国”在印度还未有明确的恐袭行动, 但2017年年初印度情报局称, IS计划对德里法院及高等法院进行攻击, 包括印度总理莫迪也是他们袭击的对象。 (4)

冯怀信

由表一可知“伊斯兰国”17天中就连续发动了四次恐怖袭击, 死伤惨重, 而且恐怖袭击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 目标往往是人群集中的闹市, 而且“独狼”式的恐袭突出, 并向“群狼”的态势发展, 这种恐怖袭击成本低但成效较高。2017年7月, 国际刑事警察组织发表了一份173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人员的名单, 这些人很可能通过各种渠道潜藏在欧洲国家准备发动自杀式炸弹袭击。2017年10月, “伊斯兰国”发布图片宣称于2018年6月在俄罗斯举办世界杯之际发动恐怖袭击活动。近两年“伊斯兰国”的暴恐形式变化与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颓势有直接关系。截止2017年末“伊斯兰国”在伊叙两国丧失90%以上的领土, 圣战分子也急剧锐减, 号召圣战者回流目的之一:是寻求第三国战地, 以求化整为零, 寻求伺机再起的机会;目的之二:不排除为了掩饰在中东战场上的颓势而强化在欧洲的恐袭, 以鼓舞士气并彰显其影响力依旧存在, 这就使得欧洲的反恐行动任重而道远。

本文来源:《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8年04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二) “伊斯兰国”增大在巴基斯坦制造恐怖袭击的频率

目前来看, “伊斯兰国”的中东活动败局已定, 但是这个恐怖实体的消亡造成大量恐怖分子的分流、回流, 转到地下实施活动。 (3) 一方面, 大量的“回流”极端分子分散在普通的人流之中或藏躲在深山密林之处, 恐怖分子的隐蔽性与反恐注重空袭的矛盾使得反恐的成效降低。另一方面, 回流到南亚国家的圣战分子更倾向于引爆自己制造大规模的流血事件, 这就使得南亚国家局势更加混乱, 迫使南亚国家加大反恐预算及政府军的投入。对于经济贫穷落后、政府部门无力的南亚国家来说无法独自面对众多恐怖势力的交织存在。南亚国家之间的矛盾也是反恐合作的一大阻力, 巴基斯坦为了本国的安全利益, 一直将阿巴边境的恐怖组织与极端组织向阿富汗一方驱赶, 巴基斯坦与印度在关于克什米尔地区存在结构性矛盾, 这些地区性的国家矛盾会使得国家之间产生不信任, 最终很难达成反恐合作的一致性, 这就会使得“回流”背景下的南亚反恐难度加大, 反恐成效不高。

2014年底, 自“伊斯兰国”在阿富汗进行渗透以来, 在阿富汗宣传宗教极端主义, 号召数千名圣战分子为其效忠。鉴于阿国的政治失效、经济落后、宗教极端思想浓郁的原因, 阿富汗不仅是“伊斯兰国”招募兵源之地, 也是掠夺钱财制造影响力的良地。“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境内不断渗透制造事端, 严重挑战着境内阿塔的势力范围, 近两年阿塔与“伊斯兰国”在阿境内的竞争加剧了阿富汗的安全形势。2017年4月27日, 阿富汗地方政府官员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武装人员日前在北部朱兹詹省与当地塔利班武装发生激烈冲突, 造成至少91人死亡。 (1) 据新华社喀布尔5月1日电, 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警方1日发表声明说,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日前在该省与当地塔利班武装发生冲突, 造成至少28名武装分子和2名平民身亡。 (2) 阿塔和“伊斯兰国”在阿富汗的恐袭此消彼长, 尤其是随着“伊斯兰国”在伊叙的失利阿富汗国内的安全形势更加恶化。仅在2017年5月份, 阿国就发生三起重大的恐袭事件, 尤其是5月31日发生在阿首都喀布尔的严重恐怖袭击事件, 直接造成至少80人死亡、350人受伤, 此事件震惊了全世界。据联合国驻阿富汗援助团统计, 2017年第一季度, 阿富汗境内各类武装冲突共造成2181名平民伤亡。 (3) 据统计, 2017年阿富汗共发生2050起各种袭击, 有14600人死亡、10277人受伤, 平均每天有68人死亡或受伤, 冲突的加剧与“伊斯兰国”在阿富汗活动有密切的关系。 (4) 从2017年至2018年初, 众多“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潜逃至阿富汗作乱, 有报道称该组织目前在阿境内至少有600至800名武装人员, 朱兹詹省南部达尔扎卜地区至少80%的区域已被“伊斯兰国”控制, 该组织还在当地招募和训练武装力量。 (5) 由于阿富汗长年政治形势不稳, 经济落后, 宗教矛盾深化, “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将会长期存在。

王二峰

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接壤, 长期以来在阿巴边境的省份活动着多个极端组织, 其中包括巴塔、“基地”组织、“东突”组织、“简戈维军”、虔诚军等多个宗教极端组织, 不仅严重威胁巴基斯坦的安全形势, 也阻碍着巴基斯坦的经济建设。巴基斯坦自2015年推行新的反恐政策, 严厉打击各种恐怖主义, 加大对反恐的预算和投入力度, 虽然使得恐怖袭击有所下降, 但是宗教极端主义和极端势力、恐怖势力仍然大量存在, 威胁着巴基斯坦的国家安全。2015年底, 巴方逮捕8名恐怖分子, 判断其与“伊斯兰国”有联系后, 巴基斯坦政府承认“伊斯兰国”已经在巴存在的事实, 并有多个极端组织向其效忠。 (1) 目前, 巴境内的极端组织“虔诚军”正在与“伊斯兰国”加强联系, 试图帮助其在巴境内建立藏匿点, 据称搜查藏匿点藏有大量的爆炸物和大批枪支弹药。 (2) “伊斯兰国”不仅在巴招募“圣战”分子, 也在巴制造恐怖袭击, 尤其是2017年以来随着“伊斯兰国”在伊叙两地的势力范围急剧萎缩的情况下, “圣战”分子逃窜到欧洲、北非、南亚、中亚、东南亚频繁犯案。在南亚地区, 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成为“伊斯兰国”袭击的重灾区。2017年2月16日, “伊斯兰国”用炸药袭击了巴基斯坦南部的伊斯兰教苏菲派圣殿, 此次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了至少81人死亡、200多人受伤的惨案。 (3) 5月12日, “伊斯兰国”又袭击了巴基斯坦参议院副主席海德里的车队, 又造成了25人死亡, 35人受伤。(4) 2017年2月, 巴外交部宣称为了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 已有超过60000人死亡, 并花费了1110亿美元, 针对巴境内的“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频频犯案, 巴方誓言将反恐行动进行到底。 (5) 之后的10月、11月、12月也都有一定规模的恐怖袭击活动, 造成多人死亡或受伤, 大大增加了巴基斯坦的不安全状况。

一、后IS时代“伊斯兰国”在世界范围内的表现 (一) “伊斯兰国”从“建国”到覆灭的发展演变 1.“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发家”壮大。

南亚国家中尤其是阿富汗、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国, 在政治体制上寻求与西方靠拢的世俗化民主进程, 但国内众多民众信仰伊斯兰教, 这使得政权之争和教派之争的矛盾突出, 宗教极端组织林立, 包括巴塔、阿塔、“基地”组织、虔诚军、“东突”组织, 以及孟加拉国的“圣战者”组织等的存在, 都为“伊斯兰国”的滋生和发展提供了意识形态上的支持。南亚的大部分极端组织早期选择向“基地”组织效忠, 是因为“伊斯兰国”的势力崛起及财源雄厚。虽然“伊斯兰国”在中东面临覆灭,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其影响力和号召力仍远远高于地区性的小规模极端组织。南亚地区国家经济长期普遍比较落后, 受教育程度较低, 容易受极端思想的洗脑, 再加上近期大量的圣战分子“回流”, 势必会加强对南亚地区进一步渗透。“伊斯兰国”现今谋求利用南亚的地理优势进行藏身, 并且谋求与“基地”组织加强合作。据报道, 伊拉克副总统阿拉维表示, 该国情报机构和其他国家消息源显示:IS与“基地”组织已相互派出信使进行接触, 一旦双方结盟, 其危害非常巨大。 (2) “伊斯兰国”极端分子四处逃窜躲藏的目的是不断汇聚力量, 寻求时机“死灰复燃”, 从而将“圣战”进行到底。为此, 他们试图在南亚开辟新据点以卷土重来, 所以“伊斯兰国”会长期在南亚地区活动。

(四) “伊斯兰国”在孟加拉国制造的恐怖袭击明显增多

(二) 短期内南亚地区的安全形势更加严峻

本文由mlom599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