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欲在朝鲜首都开设联络事务所,安倍终于松

作者:军事资讯

安倍称愿无条件会晤金正恩 对朝立场为何缓和?

据新华社北京7月4日电 日本外务省自7月1日起设立专门处理朝鲜事宜的独立部门“东北亚第二课”。共同社报道,为促成日朝领导人会晤和绑架人质问题的解决,“东北亚第二课”将负责与朝方进行事前协调、磋商等工作。 在美朝领导人6月12日在新加坡会晤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现出欲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直接对话的姿态。安倍采取这一姿态有何考量?日朝首脑会晤最终能否实现? 安倍有啥盘算 安倍急切推动日朝首脑会晤,首先是要与美国保持步调一致,防止在解决半岛问题进程中被排除在外。日本《朝日新闻》认为,随着韩朝峰会、美朝峰会的举行,安倍政府不得不改变原本“压力一边倒、制裁一边倒”的立场,将既有施压路线转换到与朝对话的轨道之上。其次,日本国内因素起到重要作用。森友、加计学园等丑闻不断发酵,对安倍形象造成严重负面影响。目前安倍内阁支持率虽较谷底时期有所回升,但仍不够理想。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今年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日益临近,安倍亟需利用外交成绩摆脱在内政中的不利处境。 日本舆论猜测,安倍可能在9月中旬出席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东方经济论坛,或在9月下旬出席纽约联合国大会时与金正恩会面,但目前金正恩并未确定出席。此前还传出安倍可能8月访朝,但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方案实现难度更高。 日本面临困难 分析人士指出,日朝双方在朝鲜绑架人质、历史等问题上存在分歧,这对两国关系取得实质性突破构成障碍。 朝鲜2002年承认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绑架过一批日本人,随后送回5名遭绑架人员,归还一些遗骸遗物。日方要求朝方就更多失踪日本人的下落给出说法,但朝方坚称“绑架问题”已经解决。日本官房副长官西村康稔此前表示,日朝双边关系现状令双方很难在短时间内就首脑会晤达成一致。日本立教大学特任教授西谷修认为,要想建立新的日朝关系,日本仍面临不少困难:首先,对朝鲜来说,主要谈判对象是韩美两国,日本完全被排除在外;其次,安倍政权此前一直强调对朝施压,并把半岛紧张局势作为军事行动和军扩的借口。 朝方留有余地 朝鲜《劳动新闻》6月29日发表评论说,在对日关系上,朝方依然秉持一贯的立场,即日方首先应深刻反省过去侵略和殖民罪行并向朝鲜人民真诚道歉,只有这样才可能改善双方关系;对于日方反复提及的“绑架问题”,朝方认为已经在2002年得到解决。朝方还要求日方改变对朝敌视态度。 有观点认为,朝方评论虽然语气强硬,但仍留有余地。朝方提醒日本,现在是朝日关系改善的良机,朝方的条件已经摆出,就看日方以怎样的行动予以回应。朝中社3日晚发表评论文章,重申朝方立场,呼吁日本不要错过当前清算历史的绝佳机会。 作者简介

日本消息人士14日披露,日本政府已经向朝鲜试探意向,寻求在朝鲜首都平壤开设联络事务所,以利于解决长期阻碍两国关系正常化的“绑架问题”。只是在日方看来,朝方对此反应并不积极,“绑架问题”能否取得重大突破,前景依然存疑。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说,为了消除日朝之间的不信任,他愿意“无条件”会晤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这是安倍首次声称愿意“无条件”会晤金正恩。

新华社报道,安倍晋三日前首次表示,为消除日朝之间的不信任,他愿意无条件会晤金正恩。

姓名: 工作单位:

共同社以数名熟悉日朝关系的人士为消息源报道,日本政府在与朝方的非正式接触中表达了这一意向,希望从根本上解决“绑架问题”。

日本《产经新闻》3日报道,安倍1日接受专访时说:“我希望无条件会晤金正恩委员长,与他开诚布公地磋商”,“除非我直接面对金正恩,否则无法打破日本与朝鲜之间的互不信任”,“主动解决问题”对日本而言更为重要。

占豪评

报道说,除了在平壤开设联络事务所,日本希望在确认遭绑架者状况后确保他们依次回国,借此与朝方积累信任。

图片 1

有时候看日本的一些说法还是很幽默的。以这次安倍的表态看看,就显得比较有趣。按照朝鲜的立场和态度,日本首相不是想见金正恩就能见得着的,因为对朝鲜来说与安倍见面到底有什么好处才是关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朝鲜和日本首相会晤,缺少现实意义,所以日本说无条件显然是有些不太靠谱的。直白说,就是安倍要想和金正恩会晤,得让朝方觉得有价值,有收获。所以,不是说日本要不要无条件的问题,而是朝鲜想要什么条件的问题。

这些消息人士说,日本向朝方征询意见的另外两件事为:与朝方合作,允许朝鲜运动员到日本首都东京参加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和残疾人奥运会;准备遵循2002年《日朝平壤宣言》,“清算不幸的过去”。

东方IC

基于上述逻辑,现阶段安倍要想实现与金正恩的会晤,恐怕不拿出点真金白银是不太可能得。到底需要拿出多少真金白银,这个恐怕需要日本和朝方协商。当然,如果日本在对朝态度上做出更大让步,能够起到推动朝美关系改善那又另说,总之安倍见金正恩并不是那么容易。

2002年9月,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平壤,会晤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双方发表《平壤宣言》。日本在宣言中承认1910年至1945年在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给朝鲜人民带来“巨大损害和痛苦”,表示反省和道歉。双方同意清算不幸的过去,解决两国间的悬案。

安倍所说问题主要指日朝之间的“绑架问题”。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些日本人相继失踪,日本认定他们遭朝鲜绑架。2002年日本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平壤,朝鲜承认绑架13名日本人,5名遭绑架日本人同年回国。朝鲜称其他8名日本人已经死亡,认为“绑架问题”已经解决,日本则怀疑朝鲜绑架了更多日本人。

当然,安倍之所以这么说,就说明日本是有意的,也就是说愿意为安倍与金正恩的会晤付出一些代价的。那么,接下来相关消息就值得关注了,因为如果日本愿意付出较大代价见金正恩,说明美国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朝美关系改善进程会加速。对此,我们有必要持续关注。

今年7月,日本内阁情报调查室室长北村滋和朝鲜劳动党中央统一战线部统战策略室室长金圣惠在越南秘密接触。共同社报道,北村可能向朝方说明日本解决“绑架问题”的方针和举行首脑会晤的意愿。

此外,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近日向内阁提交2019年版外交蓝皮书,删除2018年版蓝皮书中朝鲜核和导弹能力“构成前所未有、重大且紧迫的威胁”以及“对朝鲜施加最大程度压力”等表述。多家日本媒体认为,新版蓝皮书对朝鲜措辞转软,显然有意缓解外交紧张。

共同社分析,鉴于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已经同韩国、美国、中国展开首脑外交,日本政府寻求以自己的方式实现日朝首脑会晤,提议开设联络事务所是为此铺路的最新尝试。

韩联社认为,安倍政府缓和对朝强硬立场,可能与7月日本国会参议院选举有关。日本执政联盟4月21日在国会众议院两个议席补选中落败,是安倍2012年第二次执政以来罕见情况。日本政府内部深信,在7月参议院选举前宣传“安倍外交”推进顺利,有助提升内阁和自民党的民意支持率。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希望与金正恩举行双边会晤,曾说希望抓住“一切机会”解决“绑架问题”。

韩国《中央日报》3日以多名外交人士为来源报道,日本已经向朝鲜提议,双方高级别官员下周在美国纽约会晤。报道说,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打算9日至12日访问美国,希望在纽约会晤朝鲜代表,经由非正式渠道向朝鲜提议会晤,但至今没有收到回复。

在日本请求下,美国总统特朗普、韩国总统文在寅今年早些时候与金正恩会晤时帮忙传话,转达安倍举行首脑会晤的意愿。文在寅上月25日与安倍会晤时说,金正恩愿意在“恰当的时候”与日方直接对话。

特朗普打算在11月国会中期选举后与金正恩第二次会晤,文在寅今年在板门店和平壤三次会晤金正恩。金正恩两次访问中国,一些媒体推测他准备在近期访问俄罗斯,会晤俄总统普京。安倍政府担心日本在朝鲜半岛事务上“靠边站”。

在日朝关系上取得突破是安倍今年9月赢得自由民主党党首选举后的对外政策目标之一。他提出“战后外交总决算”、即解决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没有解决的外交难题,包括“绑架问题”和日俄领土争端。

开设驻朝联络事务所是日朝2014年“斯德哥尔摩协议”内容之一。

2014年5月,两国政府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行外务省局长级磋商,就重新调查“绑架问题”达成协议,包括由日方官员在联络事务所核查朝方调查进度。朝方按照协议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日本因此解除单方面对朝鲜施加的部分制裁。

只是,2016年朝鲜先后进行核试验和远程弹道导弹试射,日本恢复并加强单方面对朝制裁。朝方一怒之下宣布解散特别调查委员会。“斯德哥尔摩协议”实际上被废除。朝方坚称重新调查的结果已向日方告知,日方表示没有得到说明。

日本官方认定17名日本公民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遭朝方绑架,怀疑有更多日本人遭绑架。朝鲜2002年承认绑架13名日本人,送还其中5人。朝方认定,其余8人已经去世,“绑架问题”已经解决。

绑架受害者家属联合会代表饭冢繁雄说,日方必须首先从朝方得到所有遭绑架者能立即回国的保证。“如果联络事务所在那之前就设立,我们可能不会看到绑架问题取得进展。”

本文由mlom599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