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长为其挡弹片,藏族雄鹰

作者:中国军情

  2014年12月30日下午,在济南军区总医院骨科手术室,该军区某旅九连连长杨威体内留存410天的一枚弹片被成功取出。这枚弹片,是杨威在新兵手榴弹实投训练中为救战士留下的。

EGM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f7p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早就该来做手术了。在外力作用下,这枚弹片在杨威体内至少移动了3厘米,幸好没有损伤主神经。”几天前,拿着杨威的检查结果,该院骨创科主任医师王平山对记者说,“杨威忍受的痛苦难以想象,需要臀部用力的每个动作都会导致体内弹片的微小移动,天冷的时候疼痛还会加重。”

为了一个从军报国梦,他追求了13年;为了一个强军“精武梦”,他拼搏了7年;为了圆一个“军功梦”,他忘我奋斗,业绩显著。他叫拉巴次仁,是北京军区27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旅一名藏族连长,被战友们誉为“藏族雄鹰”。锲而不舍的“从军梦”西藏民主改革前,拉巴次仁的姥姥、姥爷都是奴隶,受着农奴主的压榨,住的是牛圈,吃的是连牲畜都不吃的食物,每天稍有怠慢,就会遭到谩骂和毒打。后来,“金珠玛米”来了,他们才翻身解放,过上了好日子。为实现当兵的梦想,拉巴次仁从跨入学校就努力学习,小学毕业时参加内地藏族班考试,凭着优异的成绩被江苏省常州西藏民族中学录取。初中毕业时,他报考昆明陆军学院民族班,虽然文化考试轻松过关,却因为眼睛近视落选。2002年高考时,尽管拉巴次仁的成绩超过录取分数线,但又一次因为视力不达标被拒之门外。两次与军营擦肩而过,拉巴次仁考取了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专业,希望毕业后从事青藏铁路建设,为家乡贡献力量。入学不久,拉巴次仁听说北京军区正在北京交通大学招收国防生,对视力要求有所放宽。他欣喜若狂,在给国防生选培办公室的申请书中写道:“‘金珠玛米’是恩人,没有党、没有解放军就没有我们一家的幸福生活。参军报国是我的人生梦想,立志军营建功立业是我的人生追求。”2002年11月17日,拉巴次仁如愿成为一名国防生。从走入小学开始,13年的梦想、13年的奋斗、13年的锲而不舍,拉巴次仁终于实现了祖孙三代人的夙愿。百折不挠的“精武梦”2008年3月,在集团军司机训练大队担任参谋的拉巴次仁参加集团军参谋业务集训首次考核,7个科目6项不及格。“当兵不习武,人生要落伍;武艺练不精,不是合格兵”。拉巴次仁制订了一份常人难以接受的“魔鬼训练计划”:每周跑7个5公里,周末再跑一次10公里;参谋业务“六会”训练,别人每天晚上标图作业2个小时,他坚持到凌晨3点,3000道参谋业务题背得滚瓜烂熟……一个多月下来,他瘦了整整28斤,5公里成绩却提高3分多钟,参谋业务技能也达到优秀水平。这样的训练,他坚持了3年。2011年7月,北京军区司训参谋比武,拉巴次仁凭着过硬的综合素质,一举夺得了集团军司训大队组建以来的首枚军区金牌。2011年,上级一纸调令,将拉巴次仁从司训大队调到某机步旅任连长。面对陌生的装甲步兵专业,拉巴次仁主动请教,凡是专业有特长,无论干部还是士兵,他都虚心求教。不到一年时间,他就熟练掌握了连队涉及的8个主要专业,取得了无线电台操作一级证书和装甲车驾驶一级证书。重装五公里越野,拉巴次仁身背2支步枪、1个20多公斤重的背囊跑在连队最前面。在他的带领下,连队重装五公里考核在全旅名列前茅,并在全旅战术考核中以绝对优势取得第一名。一次次面对挑战,一次次奋力拼搏,一次次超越自己,从排长、参谋、指导员到连长,拉巴次仁在所有岗位都出类拔萃,被总部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舍生忘死的“军功梦”“不想立军功的兵,是没有理想追求的兵,是不敢挑战人生的兵!”拉巴次仁的二等功、三等功军功章,记载着他的军旅业绩。2012年2月13日,连队组织手榴弹实投。新兵梁鑫第一次投实弹时,由于心里紧张,手榴弹从手中滑落掉在右脚下,“嗤嗤”冒着烟!“快跑!卧倒!”拉巴次仁边喊边抓住梁鑫腰带,试图把他拉到安全墙后。没想到,梁鑫身体僵硬,居然没拉动。危急时刻,拉巴次仁使出浑身力量,将梁鑫拦腰抱起,甩到安全墙后面,自己一下子扑在他身上。“轰”的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了。弹片从拉巴次仁右小腿胫骨正面穿透,在后侧骨壁上打出了一条近10厘米的裂缝,而后又弹回到骨腔内。医生在弹片穿过的骨头下方打了一个直径3厘米的圆孔,从圆孔进去才将弹片取出。从手榴弹开保险到爆炸,仅3.7秒,拉巴次仁做出了一个让战友们惊叹不已的生死抉择。拉巴次仁的军功章上有生死的考验,然而更多是他带领连队干出的不平凡业绩:2008年,他任司训大队3连指导员,带领全连被大队评为“军事训练一级连”“基层建设先进连队”;任司训大队1连连长,仅一年时间就把这个多年后进的连队带入先进行列,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全面建设标杆连”,荣立集体二等功。2011年,他到某机步旅任连长,带领连队被旅评为“军事训练一级连”、集团军评为“全面建设标兵连”,荣立集体二等功。7年的军旅生涯,拉巴次仁还被表彰为“全国就业创业优秀个人”“全军学习成才先进个人”“全军学雷锋先进个人”。

1.75米的个头,黝黑的脸庞,看起来很是强健的体魄……记者见到拉巴次仁时,他刚从军事科目训练场回来,身着迷彩作训服,看起来很精神。拉巴次仁,现为27集团军某机步旅装步4营12连连长。他从一个西藏农奴后代到北京交通大学的名牌大学生,从一名国防生到扎根基层的优秀藏族连长,对待工作认真、执著,每换一次岗位,他都虚心学习,将不熟悉的专业知识掌握得十分精通;他对待战士犹如亲兄弟一般,多次向家庭困难的战士家中“偷偷”寄钱,曾经为救战士小腿胫骨被弹片击穿……7年来,拉巴次仁身上的那种永不服输的精神深深地影响和感染着连里的每一名战士。心中永恒的“金珠玛米”情结“小时候姥姥经常告诉我,是金珠玛米(解放军)拯救了我们,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当解放军,从记事起,我心中便有了当兵的梦想。”在拉巴次仁儿时的记忆中,他忘不了姥姥讲了12年的一个故事。西藏解放前,拉巴次仁姥爷、姥姥那一代人在农奴主的残酷剥削下,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住的是牛圈,吃的是连牲畜都不吃的食物,每天在皮鞭的驱赶下干活,稍有怠慢,就会遭到谩骂和毒打,基本的人权和自由也无法保障。姥爷实在无法忍受,偷跑了几次都被抓了回来,关押在地牢里,不但没有饭吃,还被皮鞭抽打得遍体鳞伤,左臂打折了也不给医治,落下了终身残疾。听姥姥讲,像姥爷这样被打断手脚的事时常发生,不少人也起身反抗,但总逃脱不了农奴主的魔爪。直到毛主席派来了金珠玛米,才翻身得解放,才有了今天的好生活。每当说到这里,姥姥布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几十年间,座座楼房代替了铁皮房,宽敞的马路代替了土路,路边林立的路灯时尚美观,村村通电话、乡乡通宽带,处处洋溢着新变化。姥姥的教导,生活的巨大变化,使得金珠玛米的形象在拉巴次仁的心中显得无比高大,立志要当一名解放军。3次报名从军终如愿国家从1985年正式启动“智力援藏”工程,在内地一些相对发达的省市开设藏族班,选拔一些品学兼优的藏族学生到内地求学。小学毕业时,拉巴次仁参加了内地藏族班考试,凭着优异的成绩,被江苏省常州西藏民族中学录取。1999年,当得知初中毕业可以报考昆明陆军学院民族班时,拉巴次仁毫不犹豫地报了名。然而事与愿违,虽然他文化考试轻松过关,却因为视力问题被刷了下来,第一次与从军梦擦肩而过。2002年6月高中毕业时,拉巴次仁又有了一次报考军校的机会。尽管他的高考成绩远远超过了军校录取分数线,却再次因为视力不达标被拒之门外。不能从军报国,他就选择了建设家乡。考虑到青藏铁路正在修建,拉巴次仁果断报考了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专业,凭着优异的成绩被北京交通大学录取。命运还是给了拉巴次仁一次圆梦的机会。大学入学后不久,拉巴次仁听到北京军区正在学校招收国防生的消息,特别是对视力要求有所放宽时,他第一个递交申请报了名。经过体能、身体等严格选拔,他终于成为了金珠玛米中的一员,走进了梦寐以求的绿色方阵。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2006年7月,拉巴次仁圆满完成4年大学学业,当大多数同学选择留在北京的国家部委机关、科研单位时,他毅然决定到艰苦的基层部队工作,成为27集团军司训大队一名排长。2008年3月,拉巴次仁参加集团军参谋业务集训,第一次摸底考核,排名不是很靠前,这对于名牌大学毕业的拉巴次仁,犹如当头一棒。“上战场就要打得赢,上赛场就要拿第一。”拉巴次仁凭着不服输的劲头,为自己制定了“魔鬼”训练计划:每周跑7个5公里,周末再跑一次10公里;每天晚上标图作业,别人两个小时标完就休息,他坚持到凌晨3时。一个多月下来,他瘦了整整14公斤,5公里成绩却提高了3分多钟,参谋业务技能也达到优秀水平。结业考核,拉巴次仁以全优的成绩名列前茅。2011年7月,北京军区司训参谋比武在燕山脚下拉开帷幕。拉巴次仁凭着过硬的综合素质,力挫群雄,成为司训大队历年来夺取全区金牌的第一人。拉巴次仁先后担任过排长、副连长、参谋、指导员、连长等职务,每次履新,接受的都是艰巨任务,每次换岗,面临的都是全新挑战,凭着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的劲头,拉巴次仁在每一个岗位都留下了精彩的军旅足迹:当指导员时把多年后进的连队带入先进行列,当连长时带出集团军“全面建设标兵连”。2011年,正当大家以为任职满3年的拉巴次仁必将提拔使用时,一纸调令将他平调到某机步旅“渡江第一船”所在连当连长。本已“功成名就”,却要一切“归零”。面对专业不懂,环境陌生的考验,拉巴次仁二话没说,打起背包就奔赴了下一个岗位。面对崭新的专业,他不懂就问,主动请教,先后拜了不少官兵为师。不到一年时间,他就熟练掌握了连队涉及的8个主要专业,还取得了无线电台操作一级证书和装甲车驾驶一级证书。2012年5月,某新型反坦克火箭配发部队,多次检验性考核成绩都不理想,全旅上下都很着急。拉巴次仁主动请缨要攻克这一难题。他带着几名骨干,系统研究射击原理,逐个儿查找影响射击的因素,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和解决问题的办法。用他探索研究的“镜外分划镜内瞄准法”和“辅助方向固定器”,射击精度大幅提高。拉巴次仁还善于从理论上对组训方法进行归纳总结,在装步连任连长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编写的教案是全旅的抢手货,他总结的目标引导法、交叉带动法、曲线激励法等10多种训练方法被集团军推广。拉巴次仁认为,打赢未来战争,必须把战士带成血性十足的虎狼之兵。27集团军某机步旅装步4营12连组织战术训练,手套护具从新训就被请出训练场,伤口刚结痂又被磨破;尖利的铁丝网代替了橡皮筋,屁股常常挂彩;急难险重任务面前,拉巴次仁处处敢喊“跟我上”。烈日下,组织全连重装5公里越野,拉巴次仁身背两支步枪,外加一个20多公斤重的背囊跑在最前面。许多战士在挑战身体极限,却没有一个主动放弃,跟着连长拼命向前冲。把战士放在心上的好连长“你把战士放心上,战士才能把你放心上。”拉巴次仁常常告诫连队干部骨干,让关爱成为打赢正能量。在连队,拉巴次仁对战士的关爱无处不在。夏天他用藏香帮战士驱赶蚊虫,冬天用藏药为战士泡脚。战士训练强度大,他掏工资购买营养品,还每个月拿出500元作为训练奖励。野外驻训夜间寒冷,他给每个靠门的铺位放上一个暖水袋。每月为战士过一次集体生日,切蛋糕、唱生日歌、给家长汇报一年的成长进步。士官袁鹏飞妻子临产住院,父亲又遭遇车祸,拉巴次仁悄悄汇去5000元……7年来,拉巴次仁先后为困难战士家庭捐助10余次,累计金额3万余元。拉巴次仁对战士的关心无微不至,关键时刻他也能舍命保护战友。2012年2月13日,连队组织手榴弹实投。新兵梁鑫由于过度紧张,手榴弹不慎从手中脱落,掉落在右脚边,听见嗤嗤的冒烟声,梁鑫脑子一懵,一动不动僵在了那儿。3.7秒的时间,来不及多想,拉巴次仁用尽全力猛地将他拽到避弹墙内,顺势扑倒,把他压在身下。一声巨响,梁鑫安然无恙,拉巴次仁右小腿胫骨却被弹片击穿。按照医院要求,拉巴次仁至少要住院静养3个月才能恢复。连队专业训练刚刚展开,新任连长又是个“门外汉”,拉巴次仁一天也等不得。手术后第二天,他就打电话让连队送来装甲步兵训练教材,忍着钻心透骨的疼痛,歪在床上补课。半个月后,又传来了指导员要转业的消息,拉巴次仁三番五次找到医院领导,软磨硬泡要出院。“作为有着6个荣誉称号的英雄连队的连长,就是拄着拐杖,也要把连队训练抓起来。”从此,训练场上就出现了一道特殊的景观。每次训练带出时,拉巴次仁总是步履蹒跚,拄着双拐慢慢跟过来,每迈一步都钻心的疼,但他始终跟在队伍后面。每次训练时,他拄着双拐穿梭于乘员和载员训练场之间,了解每个专业的训练进程,和大家一起研究训练中遇到的难题。通过不断学习积累,拉巴次仁形成了自己的带兵之道。他总结的“真心关爱、换位思考、平等交流、教管并举、合力帮带”20字诀,被27集团军推广。“军人是一种责任”拉巴次仁在战士眼中是个“硬汉连长”,在领导眼中是个难得的人才,在工作岗位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然而,在他内心深处却始终有着对家人深深的愧疚之情。2008年,一天内家乡打来的3个电话,让拉巴次仁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阿妈又住院了,你能回来吗?”相恋4年的女友,家里只有母亲、姥姥、姐姐和她4个女人,全家的重担全压在了她一个人身上,日夜盼望着拉巴次仁能早日回到西藏,顿时百感交集。正当拉巴次仁为女友的家事愁眉不展时,二舅的一个电话让他更加纠结,“你阿妈得了尿崩症,近些天身体越来越差,你父亲的癌症刚检查得知到了晚期,你看什么时间能回来一趟,他们都很想念你。”“我亏欠家里很多,心里也很愧疚。”父亲因癌症去世,母亲被确诊为尿崩症,拉巴次仁始终无法在身边照顾。拉巴次仁说到这里,坐在一旁的母亲流下了眼泪。“次仁从小就非常懂事和听话,刚查出病情时也不愿意告诉他,怕他在工作上分心。”拉巴次仁和母亲聚少离多,当兵7年来,只回去过了两次春节,而母亲的病需要常年吃药,也成了他心里最重要的牵挂。“家里就这一个儿子,我也是非常舍不得。但只要是为了工作,我就支持他。”拉巴次仁的母亲表现出了一位母亲的大义之情。“从宣誓入伍,就知道作为一名军人应该会奉献出很多,因为军人是一种责任。”而拉巴次仁也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当代军人的含义。

  “弹片本应在我身上,是连长冒着生命危险用身体护住了我。”如今已是上等兵的邓博仁回忆起那惊险的一幕,感动地说。

  2013年11月15日,邓博仁投弹时因过度紧张,导致手榴弹滑落到身体后侧。站在一旁的杨威试图将他拽进避弹坑,可邓博仁在慌乱中不知所措。就在杨威追上去将邓博仁扑倒的那一刻,“轰”的一声,手榴弹在他们身后爆炸了。杨威身中数枚弹片,其中一枚弹片竟在他体内留存了一年多,战友们称赞他是敢为战士挡弹片的“硬骨头”连长。

  “其实,这3厘米的距离可以缩短许多。”看着7个多月前就已开好的转院单,营长孙万发感慨地说,“没想到,杨威竟然将病情隐瞒了这么久!”

  2013年杨威受伤后,在驻地医院取出了伤口的表层弹片,剩下一枚较深的弹片,医生建议观察一段时间再手术。2014年5月,杨威去医院复查时,医生建议转院治疗。尽管臀部痛感已很明显,可当时旅里正在组织分队教学法集训,作为集训骨干,杨威觉得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便悄悄收起转院单。

  那次集训包括5公里越野、400米障碍等多个大运动量课目,奔跑、跳跃等动作都需要臀部用力,可杨威从没向别人提起过自己日益加重的病情,凭借顽强的毅力,高标准完成了所有课目的训练。

  一次部队担负野外执勤任务,天很冷,杨威坐一会儿都会觉得不舒服,夜里只能趴着入睡,但他硬是咬牙坚持在大山里露宿,带领连队圆满完成任务。

  “连长,我们知道你放心不下连里的工作,可你的身体也让我们担心呀!”“训练场上,你带头冲锋的身影,一直激励着我们,可一想起那枚弹片,又让人觉得心疼!”……记者在2014年退伍老兵送给杨威的纪念册上,看到了这一段段饱含深情的话语。

  “这枚牵动着连里所有人心的弹片,虽然已经在杨威体内一年多了,可他的父母至今还不知道。”该连指导员韩志武动情地说,“杨威为了不让父母担心,选择了独自承受,告诉他们伤口只是被钢丝刮的皮外伤。”

  正是在这默默坚守的410天里,杨威带领连队取得夜间射击全旅第一、排战术综合演练全旅第二的优异成绩;连队通过军事训练一级连考核,并被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杨威直到年度大项任务全部完成、指导员带完新兵归队后,才向上级报告了自己病情加重的情况。

  手术成功后,看着取出的弹片,该旅领导深情地说:“我们会把这枚弹片放进荣誉室。因为,这枚弹片记录了官兵在强军征途上锤炼血性虎气、传承优良传统的奋斗足迹……”■本报记者 况 宏 周 远 特约通讯员 陈 豪

本文由mlom599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