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视中国为真正朋友,建设取得重大突破

作者:中国军情

  许多年后,陆树林仍然记得,1971年的卡拉奇港口“大火烧了三天三夜”。那是第三次印巴战争,印度军机轰炸这座巴基斯坦最大城市。年轻的陆树林爬上屋顶,一架飞机恰好飞过头顶,炸毁了油管。

12月9日,中铁二十局集团公司与巴基斯坦第二大建筑公司ZKB公司(查希尔汗和兄弟工程建筑公司)以联合体形式中标巴基斯坦卡拉奇至拉合尔高速公路EPC总承包项目。项目合同总额约合93.76亿元人民币。

由中国援建的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工程竣工仪式3月20日在瓜达尔举行。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总理阿齐兹和中国政府特使、交通部长李盛霖一起出席了仪式,并为瓜达尔港纪念碑揭幕。

瓜达尔港再次回到中国企业手中。

  作为中国前驻巴基斯坦大使,陆树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个国家因其地理位置,难免经常受到战火威胁。

卡拉奇至拉合尔高速公路全长1152公里,为双向六车道,设计时速120公里/小时,公路南起巴基斯坦全国第一大城市和最大港口城市卡拉奇,北至全国第二大城市拉合尔,作为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建成后将成为连接中国和中亚国家通往卡拉奇和瓜达尔港的交通干线。本次中铁二十局集团公司中标的阿卜杜勒哈基姆至拉合尔段线路全长约230公里,设计工期30个月。

瓜达尔港

11月11日,巴基斯坦正式向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移交瓜达尔港自贸区300公顷土地——这是瓜达尔自贸区目前规划面积923公顷中的三成,给予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43年的开发使用权限。至此,中国完成了中巴经济走廊上最重要的一块拼图。

  巴基斯坦从当初抵御苏联南下的堡垒,变为后来的美军反恐基地,始终难以摆脱纠结的宿命。陆树林说,前总统穆沙拉夫曾告诉他,有些事情作为总统也很难决定。

中巴经济走廊从中国西部边境地区喀什经巴基斯坦北部口岸洪吉拉普,直到南部港口城市卡拉奇和瓜达尔,主要包括公路、铁路、工业园区、发电站、港口建设等一系列项目,此次开工建设的卡拉奇至拉合尔高速公路项目与喀喇昆仑高速公路项目、瓜达尔港项目并称中巴经济走廊旗舰项目。此次中铁二十局集团成功中标,是陕西省推动落实“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重要成果,意义重大。

瓜达尔港位于巴基斯坦俾路支省西南部,为深水港。中国政府应穆沙拉夫总统的请求为该港口建设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该港口于2002年3月开工兴建,目前已经建成一个拥有3个两万吨级泊位的多用途码头。

瓜达尔港地处巴基斯坦西部,距伊朗边境不到100公里,距中东石油咽喉阿曼湾也只有380公里。如果中东石油通过瓜达尔港,从陆路经中巴经济走廊进入中国新疆,将把中国目前绕经马六甲海峡的石油运输航程缩短85%。

  但有一个问题是肯定的:巴基斯坦与中国的关系。那条修建自数十年前的喀喇昆仑公路,将以“经济走廊”的形式向南延伸,成为一条真正的经济大动脉。

瓜港将成中亚贸易门户

有市场声音认为,如果以瓜达尔港为出口的中巴经济走廊最终能打通,中国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度将明显降低,这也将深刻影响亚洲的经贸战略格局。

  不能忘记的桥梁

在竣工仪式上,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说,瓜达尔港将成为中亚贸易门户。“瓜达尔港将成为亚洲能源和贸易的走廊,中国、中亚、海湾间60%的石油天然气贸易将通过这条线路完成。”穆沙拉夫说。

法新社引述巴基斯坦分析员阿斯卡里的话说,这项工程将为中国提供进入阿拉伯海的“新通道”。这向世界表明,中国愿意帮助自己的朋友,以积极的经贸活动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1963年,中巴两国解决了边界问题,关系迅速发展。陆树林记得,由于中国在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中坚持正义,后来刘少奇访问巴基斯坦,他的车被巴基斯坦人“抬起来在大街上走”。

巴基斯坦总理阿齐兹也说:“瓜达尔港将成为贸易和经济活动的中心,同时将为该地区创造上千个新的就业机会,将直接造福该地区的人民。”

11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给出的官方表态是:中国企业接手瓜达尔港经营权,是中巴经贸合作下的商业项目,是两国互利友好合作的一部分。瓜达尔港项目是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的重点项目之一,中巴企业将继续按照平等协商、互利共赢原则推动瓜达尔港建设与开发。

  到1971年印巴停战后,因同样支持巴基斯坦维护主权和国家完整的斗争,中国驻巴基斯坦卡拉奇总领馆迎来了大群巴基斯坦人的感谢,“痛哭流涕”,“小翻译”陆树林也被人们举起来向上抛。

李盛霖代表中国政府在仪式上致词说,瓜达尔港是中国迄今最大的援外工程,也是中巴合作的又一结晶。李盛霖表示,相信瓜达尔港的建成和运营必将有力地带动巴基斯坦、特别是俾路支省的经济发展。

沉寂的瓜达尔港:关于新加坡“截胡”的阴谋论

  1976年周恩来逝世的消息公布后,巴驻华大使阿尔维未经预约,在早上8点赶到中国外交部,见到中国外交官后,边说边哭。此后,首都伊斯兰堡通向使馆区的主道被更名为“周恩来大道”。

竣工仪式结束以后,一艘来自西非的货轮停靠到港口,宣告了瓜达尔港的正式启用。

mlom599手机版 1

  巴基斯坦觉得,中国对他们的支持真心实意,“平等、真诚”。

中国还将帮巴修建新机场

对中国来说,这次拿到瓜达尔港的运营权,可谓一次回归。

  这种真诚还表现在中国大量援助巴基斯坦的建设。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就曾在援巴塔克西拉重机厂中工作过。

去年12月,在瓜达尔港运营竞标中,新加坡港务公司获得40年运营权。巴基斯坦总理阿齐兹上月在内阁经济协调委员会会议上,批准了给予PSA多项鼓励投资的税收优惠措施。

事实上,瓜达尔港一期正是中国对巴基斯坦的一个援建项目。自1958年巴基斯坦以数百万美元之资,从阿曼手中买下瓜达尔后,一直未能展开有效开发。直到2002年3月,在中国的援建下,瓜达尔港一期才破土动工,项目总承包商为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好学的江泽民还学会了该国的乌尔都语,并在担任总书记期间与巴国领导人会晤时讲了几句,这让巴基斯坦报纸分外激动。

穆沙拉夫说,巴基斯坦还有计划修建瓜达尔经达尔班定到达阿富汗坎大哈的铁路,他还证实,中国将在瓜达尔帮助修建一个新的机场。

但在项目完工后,中国并未拿到瓜达尔港的运营权。2006年,有中国公司有意竞标瓜达尔港运营权,但最终却被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以高价“截胡”。(编注:2006年7月31日,巴基斯坦《商业记录报》曾报道称,时任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听取了迪拜世界港口公司、新加坡港务局、中国港湾与中国远洋联合体三家运营商对瓜达尔港运营管理和投资计划建议的评估报告,巴方官员认为新加坡可能胜出,因为其拥有全球大型港口管理经验。同年10月,《商业记录报》称,共有9家公司和联营体提交了意向书,4家进入了候选名单,并没有中国公司的身影。)

  消息被当年的重机厂厂长闻知。他问旁人,江泽民是不是当年与我一起工作的那个人?确认后,厂长寄来他们的照片,希望陆树林帮忙要到江泽民的签名。

与此同时,瓜达尔港二期工程建设计划已得到巴基斯坦联邦政府的批准,将在下月动工,政府将拨款163亿卢比。二期完工后,瓜达尔港可停泊5万吨级集装箱货船、10万吨级干货船和20万吨级油轮。

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前身为新加坡港务局,目前是淡马锡控股全资子公司,负责运营新加坡港。

  1999年自国内出任驻巴基斯坦大使,陆树林前往拜访巴基斯坦交通部长,发现他正是当年的这位厂长。他的办公桌上,摆着好几幅与江泽民的合影。

巴基斯坦总理阿齐兹也承认,他的一些同胞对下月开始的港口扩建工程表示关注和担忧,认为这将吸引其他国家的人,改变瓜达尔的人口结构。阿齐兹说:“我强烈请求这些人改变他们的心态,要知道,现在是全球化时代,世界正在面临快速的变化。”

与之相呼应的是,自2007年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拿下40年运营权后,瓜达尔港并没能如巴方所愿驶上发展“快车道”。《今日巴基斯坦》今年6月报道称,2008年-2014年,瓜达尔港仅有570万吨进口货物,基本上都是政府通过巴基斯坦贸易公司进口的尿素和小麦,这些货物抵达瓜达尔港后再通过高速公路运至卡拉奇,瓜达尔港始终没有发挥潜力。

  在巴基斯坦,很多人都会说,与中国友好是该国外交的一块基石。陆树林在该国的朋友曾告诉他:“我们国内有很多矛盾,但有一点是一致的——与中国友好。”

彼时,有阴谋论者甚至认为,新加坡以高价拿下瓜达尔港运营权,并非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是为了拖延瓜达尔港的发展时间,为新加坡港积累更多腾挪空间。

mlom599手机版,  相当长的时期内,缘于特定的历史环境,巴基斯坦充当了中国与世界沟通的一个渠道:当年基辛格正是在巴基斯坦转机到北京,拉开了中美建交的序幕。

但也有巴基斯坦媒体指出,瓜达尔港迟迟未能发展起来,主要还是巴当局自身的问题。

  陆树林记得,周恩来曾说:在中美关系上,巴基斯坦是桥梁,我们不能忘记桥梁!

巴基斯坦《黎明报》就报道称,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原计划5年内在瓜达尔港项目上投资5.25亿美元,但最终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投资,因为巴基斯坦当局没有兑现一批价值150亿卢比的土地分配。

  中巴友好的象征,莫过于1966年开始修建的喀喇昆仑公路。

《巴基斯坦观察》还提到,外界猜测,巴基斯坦港口和政府部长Babar Khan Ghauri并不愿意看到瓜达尔港发展,担忧削弱对于卡拉奇港口的依赖度。这则报道同样体积,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要求无偿获得2250英亩土地用于发展的事儿。

  这条从中国喀什到巴基斯坦塔克特的公路,在中国境内416公里、巴基斯坦境内616公里,前后耗费14年时光,最终于1979年底全部竣工。而决策修路的中国领导人,那时已然离世。

对此,复旦大学巴基斯坦研究中心主任杜幼康的观点是,第一次瓜达尔港招标时,其发展前景并不明朗,还牵扯到阿富汗问题,且中亚也没有打通,所以中国企业并未实质性参与,“新加坡也没有恶意竞标。彼时,瓜达尔港经济腹地仅限俾路支省,没有货物、矿物、农产品等的运输量,贸易通道也不顺畅。”

  将近9000人的中方筑路大军,由3个工程大队及汽车、桥梁、勘测等各工种大队组成。工作地点大多在海拔在3000米到4700米之间,空气稀薄,常有狂风暴雪。人们扎营深谷,由于海拔较高,极难喝到开水,高原反应让工人们水饭不进,晕沉无力,据称严重者下车即晕倒在地……

“近几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以后,瓜达尔港的前景和重要性才体现出来。”杜幼康对澎湃新闻说。

  中国前驻巴基斯坦大使王传斌曾描述:该公路不少地段为悬崖峭壁,工程异常艰巨,面对各类自然灾害,工程人员都只能住帐篷。在十几年的施工中,仅中方就发生安全事故700余起,死亡168人,伤残201人。他说:“喀喇昆仑公路堪称是世界近现代史上代价最昂贵的建筑工程之一。”

接盘者中海港控: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牺牲人员初期大多运回中国新疆安葬。随着路越修越远,在巴基斯坦境内公路筑路中牺牲88名中国工程人员,至今仍长眠巴基斯境内的中国烈士陵园。

2012年,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和巴基斯坦决定放弃合同。2013年2月,巴基斯坦时任总统扎尔达里正式宣布将瓜达尔港的经营权转交给中海港控。

  以巴基斯坦境内为主的三期工程遭遇洪水和特大泥石流损害后,中方又派出2.2万余人的筑路大军,耗时8年零2个月,终成大功。

中海港控成立于中国香港,隶属于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海外事业部。

  这条路所承载的意义,正像曾为公路通车剪彩的中国代表团团长、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耿飚所祝愿的:“中国和巴基斯坦的传统友谊,必然像喀喇昆仑公路一样越走越宽广。”

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正式组建于1982年,其前身为原国家建工总局。官网资料显示,中建总公司曾经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目前经营区域主要分布于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自1982年公司组建到2013年底,中建总公司共承接合约额6.4万亿元人民币,完成营业额约3.8万亿元,2014年排名全球承包商首位。

  1964年,在巴基斯坦进修的陆树林听该国同学讲,巴基斯坦只有一个卡拉奇港口是不够的,但是国力限制了巴基斯坦的梦想,卡拉奇更曾被其他国家封锁,这让巴基斯坦始终如芒在背。

中海港控巴基斯坦公司在物流和海运方面均有涉及,并包括以下公司:瓜达尔国际码头公司,瓜达尔海事服务公司,瓜达尔自贸区公司。

  他出任驻巴大使后,该国领导人提出,希望中国援建港口。

当然,中海港控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01年5月,时任中国总理朱基访问巴基斯坦,陆树林再次被巴方找去,对他说:“我们应该搞一个喀喇昆仑公路一样的里程碑工程!”

今年10月,珠海港控股集团和中海港控签署了合作建设港口协议,协议涉及项目金额达65亿元。此外,珠海华发集团还计划和中海港控合作建设中国商品展示交易中心。该中心位于瓜达尔港西侧,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集中展销配送、保税仓储和中转通关等功能。项目金额10亿元。

  巴基斯坦财政部长找到陆树林:“请朱总理讲几句关于瓜达尔港建设的、可以报道的话。”

但这一切都还只是起步。

  接下来的午餐会上,穆沙拉夫又提了此事。朱基积极表态:“回去后派交通部长来考察!”会场马上响起了掌声,巴基斯坦媒体迅速刊登了中国总理的态度。

中海港控初步接手运营权后,瓜达尔港的首次商业化集装箱出口业务也是到今年5月才刚开始,中海港控官网介绍,随着中远集团“紫荆松”轮的停靠,瓜达尔港从此进入了全面承载集装箱货物进出口业务的新时期。该航线为远东-南亚-波斯湾-远东,平均每月将有两艘货轮停靠瓜达尔港。

  果然,时任交通部长黄镇东很快带队到巴基斯坦考察。陆树林询问:“瓜达尔建港口合适么?”

《今日巴基斯坦》称,用集装箱货轮来运输只有6个货柜的物品没有经济效益,首批135吨的冰冻海鱼将出口至远东地区,但由于航线安排必须要往迪拜装载正常货柜后再前往远东,而且该货轮此次并没有装载任何瓜达尔进口的货品,意味着中海港控要自行承担成本。

  回答说:“海水很蓝,显示有足够深度,港口的岛很高,西南季风过来会被挡住。”

安全系数:巴基斯坦数万安全人员入驻

  陆树林觉得,港口“有门儿”。

要提升瓜达尔港的吸引力,运营方和巴政府需要做的还有很多。其中之一便是安全保障。

  见到穆沙拉夫后,陆树林不忘强调:“朱总理回国第二天就找了交通部长。”穆沙拉夫说,我要向朱总理学习,朱总理干事雷厉风行。

巴基斯坦《论坛快报》9月报道称,瓜达尔港所在的俾路支省,一直有小范围的暴乱活动,当地多个部落首领反对大规模的外商投资,要求高度自治,将外国投资视为“剥削者”,当地的中国工人也多次遭受袭击。

  而今,中巴之间合作的另一个重大战略内容“中巴经济走廊”已经被提上日程。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将在两国间铺设光缆,修建铁路,改造扩建公路,铺设油气管道,以实现两国互联互通。

根据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俾路支省就发生过至少6起武装冲突和自杀袭击,超过150人丧生。

  陆树林认为,对巴方来说,这也是该国利用自己的地缘优势发展本国经济的重要一步。

《论坛快报》称,目前来看中国对瓜达尔港有兴趣还是出于商业考虑,确保能源供应有这样一条备用线路,但考虑到俾路支省不稳定的安全因素,瓜达尔港也不是中国的最佳赌注,所以,瓜达尔港还远未达到成为中国经济枢纽的时候,更别提成为一项安全的资产,巴基斯坦首要考虑的,应该是确保这个项目的安全。

  穆沙拉夫曾经提出,要使巴基斯坦成为中国的贸易和能源通道。2011年他访华时也提出了中巴铁路的构想。到2008年,巴基斯坦甚至已经完成了这条铁路的前期可行性研究。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赵干城也向澎湃新闻表示,推进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最大挑战就是巴基斯坦的安全问题,虽然目前中巴经济走廊项目的推进方面还未出现安全问题,但巴基斯坦内部极端主义势力强劲,瓜达尔港存在过绑架事件。此外,还存在一些其他问题,如印度可能会阻挠、巴方政局问题、阿富汗局势问题等。

  现任总理谢里夫更强调“建造连接中国西部和贯穿巴南部的公路和铁路主干道,打造巴中经济走廊”。

据巴基斯坦媒体报道,巴方已经准备为瓜达尔港口组建特别安全部队,将有1万-2.5万名安全人员专门保护瓜达尔港项目。

  陆树林告诉本刊记者,谢里夫曾说“巴中经济走廊能改变巴基斯坦的命运”,“是世界的未来,中国、南亚、中亚30亿人口将从这一走廊获益。”

中国机遇:带动西部大开发

mlom599手机版 2

中巴经济走廊北起喀什、南至巴基斯坦瓜达尔港,预计总工程将耗资450亿美元,计划于2030年完工。

今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巴基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同意以中巴经济走廊为引领,以瓜达尔港、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和产业合作为重点,形成“1 4”经济合作布局,并尽快完成《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

“瓜达尔港扩建是中巴经济走廊非常重要的一环,瓜达尔港现在是一个孤立的港口,很难发挥经济效益,所以第一步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将其打造成自由港和自由贸易区,巴方在土地方面已给予充分保障。”赵干城说。

借着中巴经济走廊的东风,喀喇昆仑公路已在扩建,但公路的运输量较少,喀喇昆仑山脉经常有泥石流,道路容易瘫痪,运输量没办法保证。因此要使瓜达尔港口真正能发挥作用,需要待铁路建设完成才能实现。

杜幼康向澎湃新闻介绍,铁路建设已有规划,但还未动工,跟原先公路走向基本类似,具体路径仍需待中巴之间协商而定。巴基斯坦内部就铁路的走向看法不一,既可选择较为便利的地区,也可选择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一些经济不发达地区也希望该条铁路可以途径当地,从而带动本地的发展。

他认为,铁路的建设中,必定会经过喀喇昆仑山脉的红其拉甫山口,而喀什已有铁路,这其中该如何联通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当然,铁路的修建对中国而言并不难,中国已有青藏铁路的修建经验,有部分地区地质条件较差,但总体而言还属于可接受范围内,只是代价比较高昂。

此外,杜幼康还提到,“每个港口的发展都是需要经济腹地来支撑的。截至目前,瓜达尔港的经济腹地还是很小,无法发挥出港口的作用。”

但放眼长远,杜幼康表示,未来瓜达尔港口运营良好,经贸合作发展起来,发展成为一个转运港口,与卡拉奇港口东西协调,不仅造福于巴基斯坦经济发展,也可以带动中国西部大开发。若能与中亚地区打通,瓜达尔港还可以发展印度洋、南亚等腹地。

本文由mlom599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